阿紫的脑洞集合处❀

发各种各样的脑洞~~~~

#恋与制作人# #同人# 今晚约谁好呢 #欢乐恶搞向# #cp:all女主#

#恋与制作人# #同人# 今晚约谁好呢  #欢乐恶搞向# #cp:all女主#

阅读前注意事项:                           
♚: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本文大部分时候采用女主第一人称阐述,但是为了文章的流畅性,我还是在某姑娘的建议下给女主设定了名字——苏恋予(【苏】州叠纸的【恋与】制作人)若有不适还请见谅。

♚:为了文章的趣味性和完整性,会添加一些我自己的设定(比如四个人已经互相知道对方身份等),尽量不会违背原作,但如果介意这一点的还请见谅。

♚:po主文笔一般,本文充斥着各种自我理解的ooc修罗场具请见谅。

♚:本文女主对所有角色的好感度都一样,但男角色对女主好感较高请注意。

♚:本文创作之时,po主只把主线打通外加开启了各角色的约会第一阶段和一些拍摄副本,主线第六章最后剧情大家都懂,但阅读本文时请暂时不要想着那段剧情,顺便如果文章里的一些桥段未来和官方撞梗,到时候还请大家理解> <

(一)

现在想来,之所以会发生后续的一系列奇怪的事情,大概都源于那天傍晚下班前自己无意间发的一条朋友圈。

【上个阶段的工作全部告一段落,明天终于可以在家好好睡一天啦~今晚准备吃顿大餐犒劳一下自己,不过约谁一起好呢?】

是的,就是这样一条普通的朋友圈,让我度过了非常不普通的一晚。

(李泽言的场合)

会议室里——

李泽言面无表情地听着下属一个个战战兢兢的做着上一阶段工作的汇报。

突然,他放在自己会议记录本旁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

除了李泽言,坐在他身旁的魏谦也注意到了。

(咦,老板是特意给了谁设定了朋友圈提醒吗?)

然后下一秒,魏谦就发现自家老板原本还没写什么东西的会议记录本跟变魔术似的已经写的密密麻麻,之后老板还言简意赅的将接下来公司的目标、计划以及各个人上阶段的奖惩一口气在五分钟内全部说完了。

直到散会了,魏谦也都还没反应过来。

(说好的这个会要开很长时间呢???)

他一头雾水地打开自己的朋友圈,看到刚刚唯一一条新动态后他又震惊了。

(五分钟前苏小姐才发的朋友圈老板你是什么时候点的赞啊???)

(周棋洛的场合)

今天电影刚杀青的周棋洛本来心情不错的,当他准备着去庆功宴之前看了眼朋友圈后,就郁闷了起来。

乐呵呵地收拾着周棋洛随身物品的经纪人看到周棋洛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看着朋友圈,轻拍他的背念叨着:“知道你累,等会专门为你设的杀青宴允许你敞开肚子吃一回。”

“经纪人……问你件事哦……”

“……咋?”

“我能不去吗?”

“……你说呢?(笑)”

“………………”

周棋洛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地给某人的朋友圈点了个赞。

(白起的场合)

临近下班,白起漫不经心地看着报告。

高挑靓丽的女警含情脉脉地凑了过来:“白起~~”在白起带着警告地瞥了她一眼后改口,“白队,等会大家要一起去聚个餐,你也来吧~”

听到这番邀约,白起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但他虽然没有立刻答应,但也没有立刻拒绝。

女警趁势追击:“自从你来我们局里,大伙儿还没一起吃过饭呢,你就算不给我面子也给其他人一个面子,大家交流交流感情呀。”

白起皱了皱眉,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他点开手机随便翻看着刚准备答应时,某人的朋友圈映入他的眼帘。

“今晚我有事。”

说着白起拿起外套就往外走,等到不服气的女警追到警局外面的时候,白起早已经不见踪影。

(许墨的场合)

许墨看着某人难得只有几个赞的朋友圈,露出了有点玩味的笑容,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很久,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反而是退出打开了娱乐版头条,看了会儿后,他静静地将手机塞入了衣服口袋中。

(二)

发完那条朋友圈后,我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下有些酸疼的肩膀。

“悦悦,罗梦,安娜姐,等会一起去吃火锅吗?”

我一边轻快地收拾着自己的物品,一边问道。

回应我的只是寂静。

“啊,我都忘了刚刚让她们都先回去了_(:з)∠)_算了,等会再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吧。”

说着我来到窗前,打开窗户想要透透气,然后白起那高大的身影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他是迷上从我公司的窗户进来这种形式了吗……?

“学,学长……你怎么来了?”

白起从窗户进来我的办公室,手插着裤子口袋漫不经心地看了一圈后问道:“都下班了?”

“嗯~这次的栏目制作的很顺利,就让他们提早下班了,难得的明天还能全公司一起放个假~”一想到明天可以在家美美地睡一天,我便忍不住用着能哼出小调的声音回答道。

见我如此开心,白起也微微扬起了嘴角,“那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面对白起的邀约,我想了想,这个时候再去联系悦悦她们好像也不现实,估计都已经约好人吃饭了。

反正今天开心,跟谁吃也是吃~

“既然学长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嗯?”

话还没说完,就像是为了打断我一般的,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临近下班的时候手机响,这是不祥之兆啊……

果然拿起手机,李泽言三个大字映入我的眼帘。

我吞了口口水,按下了接听键。

“喂……”

电话那一头传来了那熟悉的低沉悦耳却也听不出喜怒的声音。

“准备下班了?”

“是的……这你都知道啊。”

“……等会来我办公室,进行一下你们新节目的策划案汇报。”

“什么!?可是这个节目的筹备不是有10天的时间吗?这才过了一天,我们刚拟出个草稿……”

那边听到我越发委屈的语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声音里有了一丝笑意。

“身为一个优秀的制片人和公司负责人,哪怕项目策划还只是草稿但基本的构思框架也应该能让人信服,好了,我在办公室等你。”

“喂……喂!”

我沮丧地放下手机,转过身跟白起道:“抱歉啊学长,我等会要去一趟华锐集团,今晚估计要加班……”

听到华锐两个字,白起皱起了眉头,沉默了会儿后他说:

“我送你过去。”

(三)

听完我胆战心惊的节目策划汇报后,李泽言不出我所料地皱起了眉头。

“还真的是乱七八糟。”

李泽言叹了口气,揉了揉眉角。

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是我还是有些不服气:“10天后我们肯定能拿出让你刮目相看的策划的!”

闻言,李泽言挑了挑眉站起身来到我跟前眼带笑意地说道:“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看来我今晚不用加班了了?

没等我问出这句话,李泽言下一句话便打碎了我刚萌生的一丝希冀:“不过你今天得在我这里把这份策划修改到最起码能看的地步。”

“……啊。”我沮丧地低下头。

看到我垂头丧气的样子,李泽言用手掩住越发上扬的嘴角。

“时间也不早了,等会一起先吃个饭吧,虽然是加班但也不会饿着你。”

“外卖吗?”

“……给你报销,你挑个地方。”

李泽言话刚说完,随着一声巨响,他办公室的门就这样被踹开了。

只见白起噙着一丝冷笑走了进来:“果然不出我所料,好一出假公济私的戏码。”

跟着白起身后进来的是满头大汗的魏谦,他苦着一张脸跟用视线无声责问他的李泽言道:“抱歉总裁,这人自称警察又有证件,而且身手矫捷,我没拦得住……”

“行了,你先出去吧。”

挥退了魏谦后,办公室只剩我们三个人,李泽言淡淡地看着面前的白起:“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这班你自己慢慢加吧!”白起嗤笑着撂下这句话,然后下一秒便把躲在角落里吃瓜看戏的我抱了起来,接着迅速打开李泽言办公室的窗户抱着我就这样跃了出去。

被留下的李泽言看着大开的窗户,冷冷地哼了一声。

(四)

“学长,这样一走了之真的没事吗?”

被白起抱着飞在空中,我有些担心地看着距离我越来越远的华锐集团公司楼问道。

“强行带走你的是我,李泽言不会迁怒你的。”

白起刚说完,我敏感的发现一直在耳边呼啸的风声突然没有了,就像按了暂停键一般。

白起眉头一皱暗道一声:“不好!”

“??什么‘不好’?……呀!!!”

毫无预兆的我们两个人突然快速的朝下坠落,眼看着就要摔在地上,我不禁害怕的紧紧揪住白起的外套闭起了眼睛。

预料中的疼痛感没有来临,微风拂面,世间的万物重新开始了流动,白起稳稳地落地然后把我轻轻地放了下来。

“好一个时间暂停。”白起挡在我身前盯着面前不知何时出现的李泽言,眯了眯眼睛。

“虽然无法暂停你的时间,但是没有风,你也无计可施不是吗?”李泽言不由得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闻言,白起不怒反笑:“无计可施?那你大可试一试。”说着摆出了搏击的架势。

李泽言见此垂眸不屑地笑了一声,也松了松自己的领带和袖口。

见此情景,我不由得混乱了。

不是吃个饭或者加个班的事儿嘛!怎么突然就要打起来了??┏(゜ロ゜;)┛ 

“你们两个,有话好好说嘛……”

剑拔弩张的两个人都没有理我。

突然身后有人牵起我的手,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拉起我就跑。

???

这次又是谁?

我好饿QAAAAQ

(五)

拉着我一路各种小巷子穿梭的人,带着鸭舌帽,大墨镜,这么热的天还围着一个能遮住半张脸的大围巾穿着能把整个人裹住的外套。

“棋洛?”我试探着喊了一声。

神秘人听到后回头将眼镜往下拉了点,冲着我眨了眨眼睛:“嘘,我这次都这样装扮了,还是被你发现了啊~”

周棋洛果然天生就有让人感到温暖安心的能力,我不由得笑了起来:“这种天气你这样穿才会引人注目吧,幸好现在天色已晚。”

说着,周棋洛拉着我跑到一条隐蔽小巷的入口处,一辆黑色的轿车静静地停在那里。

他打开后座的门先让我坐了进去,自己也进来后迅速将门关上,拿下围巾墨镜冲着我笑着比了个V的手势:“正义英雄营救薯片小姐大作战·成功!”

驾驶座上的经纪人扶了下额头:“竟然给我留了个字条说什么肚子疼得受不了了一定要去一趟公共厕所就不见了,我就知道肯定没有这么单纯!!”说完回头看了看我礼节性地点了点头:“苏小姐,我们家棋洛给你添麻烦了。”

我连忙坐正回礼:“不不,并没有什么麻烦。不过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

“这你就要问棋洛了,我还开着车呢也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时候溜走的……”

周棋洛凑到我耳边小声道:“刚刚路过这里,我发现一开始风有些大得不自然,接着突然时间就停止了,我就猜是不是那两个人。然后我想啊,既然他们能凑到一起的话那你也肯定在咯,所以我就去碰碰运气啦~”说着说着他又狡黠地笑笑:“他们现在大概已经发现你不见了,不过轿车里空间不大,又开着冷气,想用风来追踪到你也没有那么容易。”

我不禁有些汗颜。

不就是吃个饭加个班的事情吗?怎么感觉我现在在进行碟中谍呀?

“对了~你吃过饭了吗?”周棋洛突然想起来笑眯眯地问。

“没,没有呢……”不仅没有,现在还很饿(´・ω・`)。

听我这么说,周棋洛开心地一拍手:“正好我们等会要去杀青宴,你就跟我们一起吧,那里有很多好吃的哦!”

我看了眼前方经纪人越来越黑的脸色有些迟疑:“可以吗,我一个不相干人员是不是不太方便?”

经纪人重重地叹了口气:“算了,反正剧组人多不会注意到你的,不过等会我会把你带到比较偏的坐席就是了。”

周棋洛欢呼:“经纪人最好了~”

之后就在周棋洛跟我说些这次拍片的一些趣事时,开车的经纪人突然语气严肃地说:“棋洛,大事不妙,你看看前面。”

(六)

我跟周棋洛一惊,同时抬起头看向正前方。

远处到路口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堆密密麻麻的举着牌子和横幅的女性人群,而且看起来在找什么似的。

我立刻打开微博,发现头条第一是:

#疑似去赴杀青宴,周棋洛神秘现身xx路#

配图则是“全副武装”的周棋洛刚上车准备关门的样子,连车牌号都被拍得清清楚楚,难怪粉丝守在路口一辆辆盘查呢。

我拿着给前方的经纪人看,经纪人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就是因为媒体早就把今天杀青的消息公布出去,为了隐蔽,我们才特意换了辆车,两个人单独行动的。现在的狗仔已经这么厉害了吗?”说完又看了我一眼:“不过幸好只拍到棋洛上车的时候,如果苏小姐你被拍到了,那就真的是完蛋了。”

听到这句话,我又仔细地翻看了其他相关链接和图片,照片真的只有周棋洛本人和车牌号相关的新闻更是提都没提到什么“神秘女子同行”之类的,而且因为这辆车车窗是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设置,所以车子内部也完全没拍到。

不过真的只是巧合吗?当时我们上车时就是一前一后的事,如果是狗仔的话,会恰好只拍到这么一张吗?

一旁周棋洛看着自己手机沉思了会儿问:“经纪人,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吗?”经纪人无奈地说:“刚刚公司跟我说这一片区域已经被你的粉丝围得水泄不通,说让我们把车停得隐蔽些,他们尽快联系交警和安保过来。”

话虽如此,交警和安保赶来的速度有这些迷妹移动的速度快吗?

这话我虽然没问出口,但是看着车内另外两个人严肃的表情,想来他们也是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又看了看照片然后瞄了眼刚刚周棋洛脱下的外套围巾墨镜等衣物,然后又观察了下附近的街道,心生一计。

看到我开始穿戴起他之前那一身行头,周棋洛本来有些疑惑之后便惊讶地说:“薯片小姐,难道你……!”

“我看了下这里是我家附近,我很熟悉,等会麻烦经纪人先生把车开到前面显眼的地方,我就装作是棋洛下车,把粉丝们视线吸引过去。到时候你们趁这个机会立刻开走,虽然不能保证能一路顺畅到底,但是总是能争取到些许时间,也方便交警和安保过来维持秩序。”围上围巾,戴上帽子,最后墨镜一架……幸好今天我和周棋洛一样穿了长牛仔裤,不错,很完美!

周棋洛听后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这样,你不是很危险?”

“再危险也没有比现在你们两个人被发现一起在车上危险,就算说苏小姐是这次电影相关人员,你说会有几个人信?我觉得苏小姐这个办法不错。”经纪人打断周棋洛的话,看着我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且现在天色也比较暗了,我会想办法脱身的,放心吧,安全后我会发消息给你的。”

我朝着表情还是很犹豫的周棋洛笑笑(虽然我现在这个打扮他大概也看不出我的表情了)。

“抱歉……”

我摸了摸垂头丧气的周棋洛的头,看准时机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不远处粉丝看到后开始尖叫。

“啊啊啊啊!!!那个打扮不就是棋洛吗!!”

“棋洛跑出来了!!”

“原陪你一生!!棋落无悔!!!”

明明天气这么热,这些粉丝也真还有精神。

我一边满头大汗地拔腿狂奔一边回头看了看已经成功被我吸引了的粉丝大部队。

拐进第一个巷子,我把墨镜拿下丢在地上。

“啊啊啊啊!!棋洛的墨镜!!!”

“这是我先看到的!!”

“见者有份好吗!给我个眼镜架就好!!”

在出第一个巷子之前,我又把围巾摘了扔在了地上。

听声音,应该又引起了一番争执。

然后我又找机会脱了外套来拖延时间。

等把最后一个鸭舌帽扔了后,我顺势躲进一家便利店,喘着气装作挑选食物等待着后面跟过来粉丝离开。

有不少粉丝也来到便利店,但是在便利店灯光正常的情况下我怎么看都是普通女性的形象,让她们没有怀疑便迅速离开了。

我也终于放下心头大石,拿出手机刚想给周棋洛发个消息,便发现他已经在此之前发信息给我了。

看样子他们顺利到达了。

我抿嘴笑了笑,也给他报了个平安。

“咕噜噜~~~~~”

肚子的叫声拉回了我的思绪。

“啊……本来就已经饿了,刚刚剧烈运动一番后更饿了…………算了,都这个点了,就随便便利店买点东西好了。”

可是没想到便利店一些熟食,盒饭什么的全卖光了。

只剩一点零散的面包和泡面。

“本来还想去吃个大餐呢…………QAQ”

怎么就发展到现在只能吃面包和泡面的情况了呢?

我看了看时间,都快八点了,这个时候再约悦悦她们肯定不现实,但我也不习惯一个人去找家餐厅吃饭。

我认命的随便拿起一个面包准备去结账,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七)

我拿出手机,看到来电人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

他怎么这时候会打电话给我?

“喂?许墨?”

如往常一般,电话那一头传来了许墨特有的温润舒服的声音。

“已经不早了,还在外面吗?”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在外面?”

“(轻笑)我现在不就知道了吗?”

“唔…………”我不由得有些脸红,这个人每次找我不戏弄我一下决不罢休,而且更气人的是我每次都能中招。

“对了,我打电话给你是想向你借一下你家的家用电火锅。”

听到火锅两个字我整个人都亢奋了,也没想起来问一句他怎么知道我家有家用电火锅的事。

“唉!许墨你要在家煮火锅吃吗!(¯﹃¯)”

“是有这个打算,今天研究室加班,结束已经是这个时间了,一个人去餐厅也没意思,于是去超市买了不少食材,就想着干脆自己煮火锅吃好了。”

听着许墨叙述,我的肚子更饿了,而且不合时宜的又叫了一声。

我有些尴尬,而且听到电话那头的人又轻笑出声我就知道他肯定听到了。

“你也还没吃饭吗?”

“嗯…………没吃呢……”

“那我们一起吃吧,食材我买了很多,够两个人吃了。”

“这么麻烦你,真不好意思……”

“凭我们之间的关系……还需要这么客气吗?”

喵喵喵??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怪??

对面那人仿佛看穿了我现在纠结的内心活动,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不逗你了,我等你回家吃饭。”

这种妻子等丈夫回家吃饭的感觉是什么情况???

挂了电话后,我红着脸顶着便利店店员奇怪的视线,把面包放了回去,逃也似的离开了便利店。

另一边,许墨站在自家阳台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看着刚挂断的电话笑得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开心。

吹了会儿风后,他再度划亮手机把图片库里的某张照片按了粉碎性删除。

(八)

等我马不停蹄地赶到家的时候,看到的是脚边放了两个装满了各种食材的大塑料袋,戴着眼镜靠在我家门口认真看着书的许墨。

“你回来了。”看到我有些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他眼前,许墨合上书朝着我露出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

还真的是等我回家啊……

“你怎么不在自己家等我呀?站在外面等不热不累吗?”

许墨随着我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动作,拎起塑料袋在我身后轻笑着说:“是有点,不过一想到你回来能第一时间看到我,也就不觉得热了。”

这人真的是……………………

我脸又有些红了,幸好本身因为跑回家的脸上已经红扑扑的,许墨又在我身后,应该看不出来。

打开门,我在鞋柜找了双拖鞋给许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之前只有女性同事过来玩,所以拖鞋都是买的这种款式……”

许墨看了一会儿脚上粉红兔子的图案的拖鞋,加深了笑容:“没关系,很可爱。”

虽然不知道这个很可爱为什么要盯着我说,不过现在饥肠辘辘的我也没心思去想这些了。

打开了空调,等许墨把食材放到桌上,我稍微看了看。

“哇,好丰富啊!”

而且肥牛肥羊之类的就不说了,连蔬菜都是买的超市那种已经洗好,按类装好保鲜袋密封的那种,连择菜这道工序都省了,就只要稍微洗一下就行了~

我从厨房的橱柜里搬出电火锅放到桌上。许墨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的动作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啦,都是你出钱买的食材,我怎么还好意思让你帮忙呢。我把蔬菜稍微再洗一下,然后锅里加点水,等会就可以吃啦。不过我也只会这种最普通的白开水纯涮的火锅,没有那种店里特有的汤底,你要包容一下哦。”

看到我一脸开心的忙进忙出,许墨也就没有再坚持,就这样托着腮坐在餐桌旁认真地看着我哼着小调,忙进忙出。

切葱,切姜,加水,煮沸,拿出火锅蘸酱,倒进碗里滴上麻油。

期间许墨还是帮我把包装好的肥牛肥羊都撕了开来。

“锵锵锵~你久等啦,待会就可以吃了~”我笑着把碗筷递给许墨。

“感觉你吃火锅好像特别开心?”许墨一边帮着往火锅里放荤菜,一边笑道。

我吞了口口水:“夏天就要吃火锅嘛,连着忙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明天有个假,今晚本来打算约同事去吃火锅的,没想到遇到了一堆事情……”

说起来我就这样回家了,他们那边没问题吗?

说着我想起来李泽言等人,突然觉得头有点大。

突然阳台有一些异响,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

“没事我去阳台看看……”我心里打着小鼓,来到阳台,打开灯。

白起插着口袋,浮在我阳台窗外,表情不明地看着我。

噫……

我硬着头皮打开窗户,白起没有立刻进来:“你回家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对不起学长,之后遇到了很多事情,加上我肚子又饿了所以忘了……”

看着我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白起叹了口气:“算了,今天的事我也有错,下次不要这么一声不响的消失了……嗯?在吃火锅吗?”

正巧火锅的香味飘了过来,更巧的是,白起说完这句话后肚子也叫了。

难得的,白起平时不苟言笑的俊脸泛起了微红,显得有些可爱。

“我去拿双拖鞋过来,等会一起吃晚饭吧。”不忍他难堪,我提议道。

白起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等他从阳台进来走到客厅看到许墨的时候,两个人表情同时变得有些微妙。

啊……我忘了跟学长说许墨也在这里了。

“学长,我介绍一下……”

“不用介绍了,我认识。”白起拉开许墨对面原本是我的座位坐了下来。

许墨也没有说什么,继续微笑着往我碗碟里夹已经涮好的肉。

“叮咚——!”

就在这气氛蜜汁尴尬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借着这个功夫,我趁机逃离了这弥漫着诡异气氛的空间。

因为想着反正屋里有两个大男人,我也就没看猫眼直接开了门。

门外是笑眯眯的周棋洛和微微皱着眉的李泽言。

噫——!

“你们两位怎么一起过来了?”我扯出笑容问道。

周棋洛笑道:“你就那样走了我实在是不放心,于是找了个理由提前从杀青宴上撤了,然后刚来到你家楼下看到了在楼下徘徊的李总,就拉着他一起上来咯。”

李泽言:“………………”

这时候客厅火锅的香味飘了过来,周棋洛嗅了嗅对我笑道:“在吃火锅吗?我可以一起吃吗?为了能早点来见你,我都没怎么吃,现在肚子还饿着呢。李总你呢?一起吗?”

没等我和李泽言说话,反而是大概等久了觉得奇怪的白起从客厅走出来问道:“火锅的水都快煮干了,怎么还没好?”当看到门口那两个人的时候,白起表情瞬间凝固了。

“你突然消失,是因为和他一起回来了吗?还吃起了火锅?”李泽言眉头皱得更紧了,脸色也快黑成锅底的盯着我问道。

“不不不不,总裁你不要误会,不止学长,许墨也在呢!”

是我的错觉吗,这句话一出来,连周棋洛的表情都奇怪了起来。

终于许墨走了出来,似笑非笑地说:“看来大家都没有吃饭的样子,我菜买了不少,就一起吃吧。”

(九)

最后,我吃了一顿大概这辈子气氛最诡异的火锅。

全桌没有一个人讲话,除了给我夹菜的就是闷头吃菜的。

本来期待的火锅在我嘴里也味如嚼蜡,期间我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为什么在我发了那条朋友圈后,事情就演变成这样了呢??

【完】

后记

终于写完啦!继之前的朋友圈段子之后,这篇应该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同人2333最后也不出所料的爆了字数。真的很喜欢恋与这个游戏,因为角色性格鲜明,剧情有意思,所以玩的过程脑子里也会有各种各样的脑洞。

超前测今天完结,所以连着两天赶出来这篇文,一是体现一下我对这部作品的喜爱之情,也是给这次和我一起玩耍的小伙伴的礼物w不过因为目前放出来的剧情就那么些,所以本文我不可避免的加了不少设定,也许未来这些设定会和官方有冲突,还请大家见谅,也希望大家喜欢。

最后希望大家能告诉我看完以后的感想,一起交流╭(′▽`)╭(′▽`)╯ 

之后还有个搞事的番外,别忘了看wwwww

番外

好不容易这顿难熬的火锅终于吃完了,四个男人也没有稍作停留打了声招呼后就一个接一个走了。

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过有一点我很在意的是,吃完以后第一个离开的竟然是许墨……难道他生气了吗?不过就算他生气也是正常的(´・ω・`)

生气的大概也不止他吧,李泽言离开之前的表情我都没敢看。

我抬头看了看橱柜里放着一瓶红酒。

本来想感谢他这段时间的帮助特意买了一瓶自己喜欢的红酒想送给他的,看来也是没机会了。

我叹着气站起身摸了摸口袋,突然发现里面好像有东西。

掏出来后发现是个卡片。

‘我想和你单独说会儿话,在你楼下等你哦。不过等会儿我还有工作,只能再待5分钟,如果你还有事5分钟后你没来的话我会离开的。——周棋洛’

还没等我消化完这张卡片的内容,我的手机又震动起来了。

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

‘今晚月色不错,要一起看吗?’

发件人是白起。

我咬着唇想了会儿,决定去找现在心里最在意的人。

①拿着红酒去找李泽言【对应事件:焦糖布丁的时间】

②去楼下找周棋洛【对应事件:暂未起名】

③答应白起一起看月亮【对应事件:月色真美】

④去隔壁找许墨道歉【对应事件:窈窕淑女】

少女哟,选择吧!

真·后记:

不晓得是不是有人想揍我233333

总之后面这四小篇不出意外接下来几天我也还会写的w这次写的话大概双方状态就是就差戳破的那种了w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