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的脑洞集合处❀

发各种各样的脑洞~~~~

#恋与制作人# #李泽言# #同人# #焦糖布丁的时间# CP:李泽言X女主

#恋与制作人# #李泽言# #同人# #焦糖布丁的时间# CP:李泽言X女主

文:某紫zyt

♚: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本文大部分时候采用女主第一人称阐述,但是为了文章的流畅性,我还是在某姑娘的建议下给女主设定了名字——苏恋予(【苏】州叠纸的【恋与】制作人)不过尽量不会使用到名就是了,若有不适还请见谅。

♚:为了文章的趣味性和完整性,会添加一些我自己的设定,尽量不会违背原作,但如果介意这一点的还请见谅。

♚:po主文笔一般,也并不懂红酒,红酒考据党请放过(´▽` )顺便本文充斥着各种自我理解的ooc糖请注意。

♚:进入个人事件后,女主角与男角色互相之间好感差不多请注意。

♚:本文创作之时,po主只把主线打通外加开启了各角色的约会第一阶段和一些拍摄副本,主线第六章最后剧情大家都懂,但阅读本文时请暂时不要想着那段剧情,顺便如果文章里的一些桥段未来和官方撞梗或者被官方打脸,到时候还请大家理解> <

回绝了白起的短信,分别打了电话给周棋洛和许墨表示歉意后,我找了个礼盒把红酒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然后关好门窗下楼了。

(一)

事实证明,冲动做事不可取。

看着空荡荡没有一个人的街口,我顿时觉得浑身脱力。

吃了那样一顿饭,又过了这么长时间,李泽言肯定老早就回去了,但是我又不知道他家的地址,现在怎么把东西送给他啊。(´・ω・`)

我大大地叹了口气,抱紧了怀里的红酒。

可是我不甘心。

我想把这份含着我心意的礼物交给他,哪怕只是一丝丝也好,希望他能对我露出笑容。

深吸了几口气,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了李泽言的号码。

在我还想着他会不会接的时候,耳朵里已经听到了那熟悉的音色。

“有事吗?”

接听的速度还挺快的……

“总裁,你能不能把你的住址告诉我?我保证肯定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的住址?”

隔着个电话我都觉得李泽言这个时候应该皱起了眉头。

“我有东西想给你。”

“………………一定要今晚给我吗?”

听到他这分辨不出喜怒的话,我心跳的更快了,很怕就这样被他拒绝。

我努力压抑住一不小心就会泄露的紧张情绪道:

“是的,我想今晚就给你!”

“…………………………”

电话那一头的男人沉默许久,深深地叹了口气。

但这声叹息里除了无奈外似乎还有些欣喜。

是我会错意了吗?

没等我再继续胡思乱想,电话里又传来男人的声音:

“你现在转过身来。”

心漏跳一拍。

我不可置信地转过身。

身后不远处地路灯下,一辆黑色的轿车静静地停在那,一旁高大英俊的男人没什么表情的举着电话就这样看着我。

泛黄路灯灯光轻轻洒落他的身上,竟是让他整个人的氛围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我忙挂断电话,小跑着来到李泽言面前,仰起头有些开心地问:“总裁,怎么这么晚了,你还没走呀?”

是不是在等我~

李泽言慢慢收起手机,一边绕到轿车另一边打开车门一边淡淡地说:“晚饭吃的太多了,在这附近散步消化下。”

听到他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提起那个晚饭,我缩了缩脖子。

“愣着干什么,上来。”

我这才发现李泽言打开的是副驾驶的门,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乖乖地在座位上坐好了。

“安全带系好,需要我教你吗?”

李泽言一边给自己系好安全带,一边瞄了我一眼。

“系安全带我还是会的啦……”我嘀咕了一句然后快速的搞定,没发现一旁的某人刚准备起身的动作。

李泽言:“……”

(二)

一路上我偷偷地看着李泽言那好看的侧脸,一边没话找话说。

“总裁,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家。”

“???可是为什么要带我去你家……”

李泽言用着‘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瞥了我一眼:“不知道是谁刚刚在电话里非要知道我家的地址,现在倒是忘的干净。”

“唔………………”

李泽言这句话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又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看着我纠结模样,李泽言微微扬起了嘴角。

然后也算是在我意料之中的,看着李泽言把车开到了恋语市有名的富人区中高级公寓处。

据说这地方有钱都不一定住得到。

“李先生,您回来了。”公寓入口处的保安恭敬地朝李泽言鞠了一躬接过李泽言递给他的卡,抬起头看到了驾驶座上的我时眼神中带了一丝惊讶。

“卡请您收好,祝您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是我太敏感了吗?这句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意味深长??

“嗯。”

李泽言应了一声后摇上窗户把车开了进去。

“刚刚那个保安看到我好像还挺惊讶的……”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了这么一句。

“或许吧,毕竟我是第一次晚上带女性回家。”

这话的意思是,他白天带过吗?

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看到我表情的李泽言:“……”

(三)

在李泽言当着我的面毫不避讳地慢悠悠按下他公寓的密码后,我终于进入了他的家。

和我想的一样,李泽言的家很大,黑白的主色调配上适量的家具和简单的设计,就像他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一样,干净,利落,大气。

“拖鞋在这。”李泽言将灯啊中央空调啊之类的全都打开后,蹲下身子从鞋柜里给我找了一双从未拆封过的拖鞋。

“咦,你家给客人准备的拖鞋也会备上这么可爱的款式吗?”

看着脚上颜色清新,设计可爱的夏季凉拖,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毕竟我家是因为来玩的都是女孩子,李泽言是因为什么呢。

“……咳,你不是说有东西要给我吗?是什么?”

李泽言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转移了话题,不过因为他提到了我本来的目的让我紧张之下倒是没再细想他之前的行为。

“因为这段时间总裁你给了我公司很多帮助,所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过不是什么高档的东西就是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拿出抱了一路的红酒,在刚准备递给他的时候我不经意看到了一旁的玻璃陈列架。

里面放着的是各种各样的高档红酒。

我个人也是比较喜欢红酒的,之前李泽言的酒庄我也因为做节目去过,但是这个陈列柜里还是有不少我都说不出名字也从没见过的,但是光看包装设计就知道是价格不菲的红酒。

突然一股胆怯之意袭上心头,我突然动作一变,把已经快递到李泽言手上的红酒藏到了身后。

本来已经略带笑意的李泽言也被我这动作弄得微微愣了一下。

“怎么了?不是要给我的吗,为什么突然收回去了?”

李泽言皱起了眉,有些不愉地问。

我没敢看他,低着头嘟起嘴有些沮丧地说道:“你这里这么多高档红酒,我这个比起来简直就是三无产品,所以还是识相点不给你好了,省的放到总裁大人你的陈列柜里显得掉价。”

李泽言闻言看了眼自己的红酒陈列柜,再看看面前有些委屈的我,叹了口气:“真是个笨蛋,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话了吗?”

“对我来说,其实昂贵的红酒和普通红酒没有太大差别。”

我抬起头,怔怔地看着他。

“本质上都是葡萄发酵和过滤,重要的是它的附加价值。”

李泽言说着低下身子对上我的视线,看着他认真深邃的眼眸我不由得呆呆地问出了心底的一个疑惑:“就比如……看是谁送的是吗?”

听到我这么说,李泽言的眼眸染上一丝笑意。

“可以这么说。”

话音刚落,李泽言便伸手从我身后拿走了那瓶要送给他的红酒。

“你的谢礼,我收下了。”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他拿着红酒都走远了。

我有些脸红地喊道:“你不放到这个陈列柜里面吗?”

“那个柜子里的酒基本上起个装饰作用,我一般不会喝。你要有兴趣,可以随便挑一瓶尝尝。”

我跟着李泽言身后偷偷看了眼,发现他把我的红酒似乎是放在了卧室里。

心里有一点甜甜的。

(四)

不过我也确实对他陈列柜里的红酒有些兴趣,看了一圈挑了一瓶包装精致但文字我看不懂的红酒拿了出来。

从卧室出来的李泽言已经脱掉了西装外套,解掉了领带,衬衣扣子也松开来两颗露出了好看的锁骨。他看了眼我拿出来的红酒,挑了挑眉,然后找出开瓶器和一个玻璃高脚杯径直走到客厅沙发坐下道:“过来坐吧。”

我五步一移,十步一挪的到达了沙发那里,李泽言已经开始开瓶倒酒了。

“眼光还不错,这瓶酒口感很好。”

“哦……”难得被夸奖,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那,你不来一杯吗?”

“我等会还有一些报告要看。”

“哦。”

突然沙发上一个与这整个家风格有些蜜汁违和的东西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拿起那个东西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泽言问道:“李泽言,这个……是你的吗?”

李泽言边往玻璃杯里倒着酒,一边瞄了眼我手上那个蠢萌蠢萌的嫩黄色的圆形柴犬公仔抱枕。

“嗯。”

他竟然承认了!!

我不敢相信地又看了看这个傻乎乎笑着的可爱公仔,捏了捏,手感还很好。

我不由得感慨道:“原来日理万机的高冷总裁,也有寂寞需要陪伴的时候啊。”

听到我这番话,李泽言哼了一声:“你以为这个是我买来陪我的吗?”

我把公仔抱到怀里,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那你买它做什么。”

“你不觉得它和某个笨蛋很像吗?有的时候想起这个笨蛋但她又不在面前,我就会对着它说几句。”

“???是吗?”我仔细地打量着公仔,但脑海里没有浮现什么让我觉得和这个蠢萌公仔相似的人。

等我疑惑地再次看向旁边的李泽言的时候,发现他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看着我。

莫非他说的是……

“我和它才不像呢!”

听到我这句话,李泽言的笑意竟又加深了一分,我才发现自己中了他的圈套。

“我也不是笨蛋!”

我气呼呼地把脸摆到另一边不看他。

“好了,酒已经倒好了,喝吧。”

“不喝!我生气了!”

看我撂下这样一句话,身后的李泽言竟然还笑了起来!真的是一点都没有认错的意识!(#‵′) 

“好吧,要我怎么做?”

听到他这样说,我微微转正了身子嘟着嘴扭捏着看了一眼他说:“道歉的话,用焦糖布丁来换( -з) ”

听到我这么说李泽言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

“这么晚吃布丁你不怕胖?”

此言一出,我更羞愤了:“我、我明天就减肥了好吧!”

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啦!

李泽言用着怀疑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番,摇了摇头起身离开了。

瞪着他走开的高大背影,我端起高脚杯看了看在灯光下显示出红宝石颜色的红酒,晃了晃后轻抿了一口。

李泽言说的没错,这款红酒确实口感很棒,甜度适中富有果香,吞咽下去后,余味久久不散。

同时我感觉到我的身体也有些微微热了起来。

这时候大概是从厨房里,传来了淡淡的焦糖的香味。

真是个口不对心的人。

我忍不住扬起唇,又抿了一口。

(五)【此处切换李总视角,因为女主已经神志不清了】

做好布丁后,李泽言小心地端起盘子走出厨房,突然他想起来一件事便高声叮嘱道:“我刚刚忘了说,这酒的后劲还是挺大的,你不要一下子喝……”

最后一个“完”字他没有说出口,因为自己想要叮嘱的那个人,把玩着已经空了的高脚杯,酡红着脸,怀里还抱着那个公仔,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李泽言:“……”

他走到她身边,把装有焦糖布丁的盘子和勺子放到她手中后,便自顾自的打开公文包拿出要看的文件。

偷偷看了一眼旁边少女吃了一口那溢满幸福的表情后,他看着她的目光也越发的温柔起来。

 “唇齿留香,细腻润滑,真的超级超级超级好吃~o(*^▽^*)o~♪”

哼。

李泽言默默地看起了文件,但是耳朵却还是忍不住竖了起来。

“哎,李泽言你知道吗,我之所以22年都在不停地做布丁,就是想哪一天能够做出和这个一样的味道哦~”

哼……

“你不相信吗?那你就吃一口,真的特别好吃!(っ﹏<)”

果然酒劲上来了。

待会儿该怎么送她回家呢……还是说,让她今晚住下来?

想到这里,李泽言觉得自己的脸微微有些发热。

而旁边的他的小笨蛋看到李泽言一直盯着报告沉默不语不理她,不由得撅起了嘴:“真的特别好吃,你吃一口嘛!就一口!”

李泽言不理她。

“李总~”

李泽言不理她。

“总裁~”

李泽言不理她。

“总裁大人~”

李泽言皱起了眉。

“……李怼怼!”

李泽言脸色黑了一点,转过头盯着她:“你刚刚喊我什么?”

只见少女撇了撇嘴,垂眸不说话了。

看来这个小笨蛋即使已经喝醉了,但还是挺识时务的。

李泽言再度拿起报告,刚刚被骚扰得他一个字都还没看进去。

就这样安静了一会儿后……

“泽言~”

这略带娇软甜腻的一声轻唤,让李泽言愣了一下,心跳也稍微快了一些。

“就吃一口吧~好不好?真的特别好吃QAQ”

李泽言闭起眼睛认命地舒了一口气,坐正身体准备接过旁边人手里的盘子。

但当他看到盘子的时候,又陷入长久的沉默。

“嘿嘿……不好意思,我好像已经吃光了呢。(´▽` )”

如果这个小笨蛋现在不在的话,他肯定要拿着那只公仔好好地说上一说。

李泽言揉了揉眉角:“……乖,别闹了。让我好好看文件,看完送你回……唔!”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双触感细腻的小手捧住了他的脸,然后强硬的将其摆到了另一边,接着他的唇就被另一双唇给堵住了。

李泽言僵硬在了当场,目光所见的,就是红着脸蛋闭着眼睛专心致志地吻着他的——他的小笨蛋。

那是比布丁还要柔软绵润的双唇,散发着比布丁还要浓郁的香气,尝起来也是比布丁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甜美,以及还有一丝若有似无的焦糖的苦涩。

她说的没错,确实很好吃。

好吃到他想要索取更多。

更多。

李泽言刚抬起手想要把她紧紧地按入怀里时,面前的少女缓缓地滑了下去,趴在他的胸口——睡着了。

李泽言:“……………………………………………………………………”

他无奈地看了看趴在自己胸口笑得一脸心满意足,怀里还不忘抱着那个柴犬公仔睡着的某人,看了会儿,他终究还是笑了起来。

“还说自己和它不像,这不是一模一样么。”

帮她调整了下姿势,将自己的大腿给她做枕头,就这样自己一手拿着文件,另一只手把玩着少女柔顺的发丝。

不知什么时候,窗外流转洒落的月光也好,寂静夏日夜晚的蝉鸣也罢,都停止了它们的自身时间的流逝。

似乎像是为了顺应谁的愿望一般,为了让这个弥漫着焦糖布丁甜意的夜晚,长些,再长一些。

【李泽言·焦糖布丁的时间·完】

后记:不晓得这篇布丁大家吃的如何~

因为是李总专场,所以不可避免的他话也好心理活动也好多了不少,希望没有ooc。

不晓得有没有小伙伴能数出来李总这篇里面用了多少小心思23333

而且里面出现了很多游戏里李总的专属道具wwww

这篇的女主和之前那一篇的女主也是有差别的,既然进入了个人线所以设定她心里其实对李总好感很高。因此如果有人觉得为什么和之前的态度相差这么大,原因就是【剧情需要】(被揍)。

其实面对每个男主,女主的态度都不一样,包括害羞也是w他俩的相处模式我也觉得特别可爱w

总之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希望大家看得开心,然后跟我交流感想(这才是我最大的动力呀)然后说说明天想看谁23333

 

评论(1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