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的脑洞集合处❀

发各种各样的脑洞~~~~

#恋与制作人# #许墨# #同人# #窈窕淑女# CP:许墨X女主

#恋与制作人# #许墨# #同人# #窈窕淑女# CP:许墨X女主

文:某紫zyt

♚: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本文大部分时候采用女主第一人称阐述,但是为了文章的流畅性,我还是在某姑娘的建议下给女主设定了名字——苏恋予(【苏】州叠纸的【恋与】制作人)不过尽量不会使用到名就是了,若有不适还请见谅。

♚:为了文章的趣味性和完整性,会添加一些我自己的设定,尽量不会违背原作,但如果介意这一点的还请见谅。

♚:po主文笔一般,本文还充斥着各种自我理解的ooc糖请注意。

♚:进入个人事件后,女主角与男角色互相之间好感差不多请注意。

♚:本文创作之时,po主只把主线打通外加开启了各角色的约会第一阶段和一些拍摄副本,主线第六章最后剧情大家都懂,但阅读本文时请暂时不要想着那段剧情,顺便如果文章里的一些桥段未来和官方撞梗或者被官方打脸,到时候还请大家理解> <

回绝了白起的短信,分别发了两条表示歉意的短信给了周棋洛和李泽言后,我看着桌上还没收拾的锅碗瓢盆叹了口气。

虽然知道对方没有这个义务,但是我总觉得许墨是会主动提出来帮我收拾的人,怎么会第一个就走了呢。不过想想也是,对方自掏腰包买了吃的,还好心好意的分给我吃,最后却演变成那样一顿气氛诡异的晚餐。放到谁身上都会生气的吧。我竟还期待着他能留下来帮我一起收拾,还真是自我意识过剩了。

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去道歉才是。

(一)

来到许墨家门口,我在按不按门铃这个状态踌躇了好长时间,毕竟许墨是从认识的那一天开始就对我温柔以待,处处帮忙的人。虽然熟悉了以后,他也会显露出让人捉摸不透,甚至有些坏心眼的一面,但是因为生气而变得冷漠不理我这种情况还没有出现过,所以现在感到格外的忐忑。

不是有那样一个说法,平时脾气越好的人一旦生气便越是可怕。

不过不管许墨是生气了还是什么情况,我自己该做的要做到位。

“叮咚——!”

感受着胸口激烈心跳声,我哆嗦着按下了门铃。

我期待着的门被立刻打开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心里面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委屈和失落给层层包住,也并不敢再按下第二次门铃。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我咬着唇,就这么站在许墨家门前编辑着给许墨的道歉短信。

编了删,删了编。

“我认为有时候言语所能传达的感情是文字无法代替的。”

听不出感情却如往昔一般温润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惊讶地抬起头,发现不知何时许墨已经打开门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许墨……………………”

鼻子有一点酸,我揉了揉眼睛,忙朝着许墨鞠了一个90°的躬:“对不起许墨,对不起,这次是我太自作主张了,浪费了你的一片心意……那个、那个明天我休息,如果你也有空的话,中午晚上你挑一个时间我请你吃饭,就我们两个人,饭店随你挑,好不好?QUQ”

“好。”

“唉?”没想到对方答应得如此之快,我不由得有些愣愣地抬起了头。

许墨扶起我,微笑着帮我把刚刚因为鞠躬而黏在脸上的散发拨到耳后轻声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和我道歉,但既然你跟我提出了邀约,那我自然是要答应的。”

“你没有生气吗?QAQ”

“我为什么要生气?^_^”

“本来你好心好意自掏腰包跟我分享的晚餐,最后变成了那样的……”

“吃饭的地点是你家,你是主人,煮火锅的工具也是你的。我只不过出了个食材而已,况且人多吃饭也比较热闹不是吗?”

热闹…………………………吗?

我回想了刚刚晚饭的情形,忍不住颤抖了下。

“那……为什么我刚刚按门铃好长时间你都没有理我QAQ。”

我自己都没注意到,讲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已经有了些撒娇的意味。

许墨似乎是意识到了,笑意渐渐地加深:“原来是因为这样你才认为我生气了。”

“……唔。”

“认为我故意不给你开门?”

“…………”

“你真的是很可爱。”说到这里许墨已经笑出了声来。

我的脸渐渐发烫,低下头不敢再看他。

“不逗你了,刚刚我在家里找洗洁精花了些时间,走吧,去你家。”

许墨稍微侧了侧身子让我看到他身后房间里略微凌乱的样子,证明他此言非虚。

“???为什么去我家要找洗洁精?”

因为真的是一头雾水,所以许墨现在牵着我手的动作我都没有意识到。

“你果然有点笨笨的。”许墨回过头,像是完完全全被我逗笑了一般,整个眉眼都舒展了开来。“你家的洗洁精已经用完了,不拿一个新的待会怎么收拾呢?”

道理我都懂,所以你是为什么会知道我家的洗洁精用完了啦!

再次回到家里,许墨也没有继续揶揄我,主动地换上我之前给他的那双粉红兔子的可爱拖鞋后就麻利的开始收拾起了桌上的碗碟,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我家的厨房然后将其全部放到了水池里。

“许墨你帮我放到水池里就好,等会还是我来洗吧。”我拿着许墨带过来的洗洁精来到厨房。看到那些碗碟我不禁咋舌:“果然五个人一顿吃下来要收拾的还真不少啊。”

闻言,许墨接过我手里的洗洁精,往水池里跟不要钱似的挤出来一大堆,然后打开水龙头。

在水声哗啦的同时,他卷起衬衣袖子,露出了修长结实的小臂,接着微笑着看着我: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洗吧。”

喵喵喵????

(二)

随着水池里的水越放越多,白色泡沫也越积越多。等到许墨把水龙头关上的时候,水池里的泡沫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了。

虽然我知道洗洁精是你的,但是为什么要挤这么多……这样洗得干净吗?

我偷偷瞄了一眼身旁心情好像不错并且已经伸手进了水池里开始洗起来的许墨,晃了晃脑袋,也只能硬着头皮把手伸到了泡沫里面,摸到一个碗是一个。

不过两个人一起洗的话确实速度也快一些。

那许墨之所以倒这么多洗洁精只是单纯的没控制好力道吗?

眼看着洗好的碗越来越多,但是水池里泡沫却不见消退,我只能在泡沫下面进行类似盲人摸象的行为。

忽然间我摸到了一只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大手。

啊,是许墨的手……

我微微有些脸热,忙打算抽离开来,但是下一秒却被这只手反抓住了。

我一惊,微红着脸看了看一旁的依然带着一丝微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男人。

他,难道不知道现在抓着的是我的手吗?

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水下抓着我的那只手改捉为缠,整只手掌覆在我的手心上,五指灵巧地插入我的指缝之间,食指还徐徐地在我手背上摩挲着,时轻时重,时点时按,描摹着我所不知道的图案。

水是凉的,本身因为有水这一媒介,会让触感变得稍微迟钝一些。同时因为有洗洁精的加持,我们俩的手都有些滑腻,按理说这样手与手的纠缠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可是我被他抚弄着的手背却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灵敏,整只臂膀都好似有电流窜过,这种感觉是十分陌生的,我无法轻易的将其做个定义。只能红着脸,垂着头,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水池边沿。

当那只手不再满足只在我手背上戏弄后便微微抽离,接着想要轻触我的手心时,那种与先前截然不同的酥麻感让我一个激灵,不由自主的奋力将手抽出了出来。

因为力道太大,不仅洒了我和许墨一身水,同时也有一个无辜的盘子被甩了出来掉在地上被摔碎了。

(三)

我脸上红潮未退,有些惊慌地看了一眼一旁也微微有些惊讶的许墨,他注意到我的视线,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气恼亦或是羞愧,依然和往常一般温和,就好像刚刚在池水里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般。

“我,我太不小心了……这就收拾。”

说着我便蹲下身来,微微发着颤,徒手开始捡碎片。

大概是因为太慌乱,喜闻乐见的手指被割破了。

“嘶——”

见我流了血,许墨微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忙也跟着蹲下抓住我的手仔细地看了看道:“还好,割得不深。”

然后把我打横抱起来到卫生间,将手洗净,然后又把我抱到客厅的沙发上小心地放下。

接着去了卫生间把医药箱拿了过来。

“也许会有些疼,忍一忍。”

说着许墨在我的面前单膝跪下,打开医药箱后拿着棉签蘸着药水在我的伤口处神情专注地帮我仔细地消毒了起来。

“只是割到了手而已……等会儿贴个创口贴就可以了,不用这么麻烦的……”

“任何一个微小的伤口都有可能引起巨大的病变,更何况是出现在你身上的伤口。”他微微抬起头有些不赞同地看了我一眼后,继续手上治疗的动作。

这个时候的许墨,表情专注认真,眉眼微垂,平时总是会扬起一个温柔角度的唇现在却紧紧地抿着,少了一丝和煦多了一丝严峻,却仍然有着不同寻常的吸引力。

最后在医药箱里找到一个卡通图案的创口贴贴上后,许墨的表情也终于缓和了下来恢复成一贯的温柔微笑:“好了,这几天注意不要沾水哦。”

“嗯……”我有些含糊地应了一声,还沉浸在刚才许墨的表情之中,就这样微红着脸有些呆呆地盯着他看。

见我这样,许墨颇觉有趣的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他朝我靠近了些,压低了声音柔声道:“对了,你知道刚刚晚上,我在等你的时候看的是什么书吗?”

话题转的太快,我微微歪了歪头被他牵引着问:“是什么书?”

“我背一段给你,你猜猜看?”

(四)

感觉许墨已经用上了哄小孩的语气,但我还是乖乖地点头。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许墨的声音圆润温暖,平时给人的感觉好似春风拂面却又能在心湖留下丝丝涟漪。

从当初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我就被他的声音所吸引了,当然这件事我一直没和任何人说过就是了。

在我边沉浸在许墨好听的声音边回想着这是哪里的诗篇的时候,没发现许墨又靠得我近了些。

“还不知道吗?那我再继续背一点。”

许墨笑容渐渐加深,声音也变得越发缱绻魅惑起来。

“手如柔荑……” 

他托住我的双手,大拇指轻轻描画着,末了还凑近了轻嗅一下,低叹道:“很香。”

那是当然的不刚刚用香皂洗过吗……((٩(//̀Д/́/)۶))

“肤如凝脂……”

只见他将我的双手拢在一起搁置在他胸口处,一只手轻柔却有力地覆住,另一只手则是顺着其中一只小臂的肌肤慢慢的往上抚去。

“领如蝤蛴……”

随着他的话语,那只原本在我臂膀处游移的手来到了我的脖颈处,时而用指尖,时而用指节顺着我颈部的线条缓慢轻柔地来回滑弄。

好像是被他这有些魔魅似的声音给魇住了,哪怕是现在但凡他抚过的地方都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我却依然动弹不得,他现在的表情我也不敢看,只能涨红着脸,呼吸急促地看向别的地方。

“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发丝被他缠绕于指尖把玩着。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他用手轻柔地捏住我的下巴,微微用力让我不得不摆正了脸,睁着有些湿润的眼眸与他那已经布满看不到底的浓密墨色眼眸对视。

这时我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欺身到与我距离如此之近的地方。

“唇如樱桃,诱人采撷……”他抚上了我的下唇,缓缓地揉捏按压。

哪怕现在心仿佛要跳出胸口,浑身都在发烫,我依然小声地用着变得略微沙哑的声音抗议道:“诗经硕人里才、才没有这一句。”

但就在这一句话的功夫,唇齿的一张一合之间,似乎像是我主动地亲吻了他的手指似的,意识到这一点,我的脸不由得更红了。

闻言,许墨看了看我,先是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然后轻笑了起来:“是我背错了。”

但是他并没有就此离去,那张好看的脸庞却离我越来越近:

“正可谓是,窈窕淑女,君子好……”

眼看着双唇就要重叠之际,我不知道从哪生出的力气抽出了一直被许墨放在胸口的手交叠着掩住他唇,有些羞愤地瞪着他:“……不许你再戏弄我了!”

被掩着唇,许墨有些愣怔地凝视着面前少女,原本白皙的脸庞如今已双颊通红,眼眸水润含羞带怯还含着微微一丝怒气。

但这样瞪着他,却像是在他平静无波的心湖里扔下了一块巨石,心里某处突然变得柔软了起来,心跳不可自制的加快了跳动。同时他也觉得,自己之前念着的词句,都是名副其实。

“啾~”

手心被温软的唇轻啄了一下,引起了一片酥麻。

这个人……((٩(//̀Д/́/)۶))

我咬了咬唇,刚想发作,只见许墨已经起身离开,去了厨房。

“不早了,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自己去洗漱一下然后早点休息吧。厨房我会收拾好的。”

坐在沙发上,我捂住依然狂跳不已的胸口,感到有些脱力。

回想这一天,确实是波浪壮阔,本身上了一天班接着经历了差点要加班的恐惧,然后又差点从天上自由落体,之后大街小巷一通乱跑,回来还吃了一顿毕生难忘的火锅。

刚刚又经历了那样的……那样的……

努力平复了心跳,我摇摇晃晃地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之后看了眼厨房,好像许墨确实已经打扫得很干净了。

顾不得其他,我走进卧室,往床上一躺,努力挥去脑海中的种种旖旎场面。

(五)

等许墨完全整理好厨房后,他缓步来到她的房间,盯着熟睡的少女静静地看了许久,之后他轻声说道:

“今天,就放过你了。”

说着他关掉客厅的灯与空调,脱去了自己的外套,躺到睡得双颊酡红的女孩身边,一只手轻搭在她腰间,在久违的睡意袭来之前,许墨有些坏心眼地想着:

不知道明早她醒来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真让人期待。

【许墨·窈窕淑女·完】

后记

本篇的主题其实是【窈窕淑女,君子好“啾❤”】XDDDD

但其实写完这篇之后我感到非常的惶恐。

剧情,特别是许撩神的种种行为不知为何比我预想的还要脱离轨道,虽然最后还是没让他把车开起来哎嘿~

不晓得本篇的许撩神大家感觉怎么样呀~

也许会有人想问,妹子之前都让他做到那个地步(女主:哪个地步啦!!),怎么最后反而硬气起来了。嘛,本身进入个人线女主好感还是比较高的,但是和李总不一样,游戏里的许墨至今还是各种谜团,所以在李总篇里两个人算是就差捅破窗户纸的关系,但是在许撩神这里不要说女主了,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对女主到底是哪个等级,因此女主心里依然也有个警戒线也无法就这样交付出去你懂,当然再简单的所就是【剧情需要】(被揍飞)

本篇和李总篇风格就不一样了,两个人之间的互动也不一样。大家有兴趣可以对比一下wwwww

其他的我暂时没啥想说的了,同样欢迎看完的妹子和我交流感想。

顺便剩下来两个人的我得推迟一两天再放出来,要去好好思索思索【。】

 

 

评论(1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