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的脑洞集合处❀

发各种各样的脑洞~~~~

#恋与制作人# #李泽言# #同人# #夏日记事# CP:李泽言X女主

#恋与制作人# #李泽言# #同人# #夏日记事# CP:李泽言X女主

文:某紫zyt

♚: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本文大部分时候采用女主第一人称阐述,但是为了文章的流畅性,我还是在某姑娘的建议下给女主设定了名字——苏恋予(【苏】州叠纸的【恋与】制作人)不过尽量不会使用到名就是了,若有不适还请见谅。

♚:为了文章的趣味性和完整性,会添加一些我自己的设定,尽量不会违背原作,但如果介意这一点的还请见谅。

♚:po主文笔一般,本文全篇是自我理解的ooc请注意,而且充斥着老梗

♚: 本篇两个人应该是处于互相都有些好感的状态(具体到什么地步,文里面大家自己看啦(<ゝω·) ~ ☆)女主性格随机

♚:本文创作之时,po主只把主线打通外加开启了各角色的约会第一阶段和一些拍摄副本,主线第六章最后剧情大家都懂,但阅读本文时请暂时不要想着那段剧情,顺便如果文章里的一些桥段未来和官方撞梗或者被官方打脸,一切以官方剧情为主,还请大家理解> <

“阿嚏!”

随着我这一声喷嚏,新策划案的最后一个字也随之敲完。

拿着纸巾擤了擤鼻子,我浏览着策划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次一定能让李泽言说不出话来!

按下了打印键后,我打了个哆嗦。抬头看了看,这才发现是空调的扇叶没有调好,之前一直专注于写策划案也没发现自己已经对着吹了很长时间。

“希望不要感冒……”我刚嘟囔着,就发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看了看信息的发件人,我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于是就在打印机旁按着手机回复对方。

‘还在加班吗?’

‘还不是为了明天给某人的新策划案报告。’

‘很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反正你再糟糕的策划案我也不是没见过。’

‘我刚刚已经写完了,明天一定要让你大吃一惊!’

‘……那我姑且期待一下,晚上回去注意安全。’

将打好的策划案放到了桌上,我回想着刚刚短信的内容,哼着小调离开了公司。

回到家后,我快速地洗了个澡,拖着大概是因为加班而有些沉重疲惫的身子躺在了床上,脑子里不住地想象着明天李泽言看到我策划案的表情,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然后,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的十点。

(一)

把我从睡梦的深渊拉回来的是不停响着的手机。

我缓缓地坐起身,发现体温似乎有些异常的高,稍微动一动脑袋就又晕又钝痛,伸出手想要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也发现吃力得似乎手有千斤重一般。

按下了手机接听键,对面传来了悦悦叽叽喳喳的声音:

“老板,你今天怎么到现在还没来上班呀?别是因为今天要去华锐做汇报你就临阵脱逃啊!”

我:“……”

吞了吞口水,咽喉的疼痛让我微微皱了皱眉,这时候我也明白自己应该是发烧了。

“悦悦……我好像……那个,发烧了。”

虽然刚刚悦悦那么说,但听到我发出这带着浓重鼻音的嘶哑声音后,她也担心起来:“那老板你好好休息,汇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记得吃药,如果烧得严重要记得去医院啊!”

我微笑着一一应着,挂了电话后撑起身体去浴室做了简单的洗漱,翻箱倒柜地找出了几颗感冒药,吃了以后便再度将自己越发沉重的身子甩在了床上。

很快睡意再度袭来,但我一想到今天不能去华锐,见不到李泽言,心里不知怎的……

就有些难过起来。

(二)

魏谦发现每到某公司来进行汇报的那一天,自家总裁的心情就似乎特别的好。

就像这次吧,明明这阵子一直在忙一个特别大的项目,也就今天能有一天休息,但总裁竟然执意要求回恋语市,这不,昨天晚上深夜的飞机。

一开始他还纳闷,但看了看行程表他也明白了。

但是当看到今天来汇报的人的时候,魏谦吞了吞口水。

看来之后自己还是小心谨慎点做人吧。

当李泽言看到推开自己门的不是以往那个清丽的身影时,他稍微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敛去了自己的表情。

同时李泽言也没让对方口头汇报,只是自己看了看策划案,拿笔写写画画不少东西后就还给对方并准备让其离开。

就当自从踏进华锐以后就一直心惊胆战的悦悦庆幸着终于可以离开时,李泽言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报表,突然沉声问了一句:“你们公司总裁呢?”

闻言,悦悦收回准备去拉办公室门的手,回到原地站好,偷偷瞄了眼前方似乎只是随口一问的李泽言后想了想道:“老……哦不,我们总裁好像为了赶这个策划案加班到发烧了。”

李泽言翻着报表的动作停了下来。

“早上打电话给她,听她的声音感觉还烧得挺严重的。”             

李泽言的右手食指开始不自觉的轻敲起了桌子。

“我们公司人手少,最近也忙,估计要到下午才能有人去探望。就是不知道我们总裁一个人在家里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李泽言皱起了眉。

等悦悦走后,李泽言打开手机盯着昨晚和某人的短信看了会,然后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按了一串号码。

“魏谦,告诉我今天之后的所有行程。”

(三)

大概是渴了,我迷迷糊糊的再度醒了过来。

“想喝……水。”

用着嘶哑的声音含糊着说完这句后,房间里并没有任何的回应,我呆了会儿后便自嘲地笑了起来。

真的是生病到把脑子烧糊了,房子里就我一个人,说这句话给谁听呢?

以前每当生病会守着自己的爸爸早就不在了。

我努力地撑起自己身体,轻喘着气靠在床板上努力平复着因为这一动作而又晕乎起来的脑袋。

自从爸爸不在后,自己好久都没有生病了。

平时无论发生什么事自己都能一个人摆平,但是当现在浑身虚弱,做任何一个动作都吃力不已的时候,我却又无比希望能有个人能够陪在我身边。

哪怕只是陪在我身边跟我说说话,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就好。

想着想着,我感觉心里越发酸涩,连眼眶也热了起来。

“醒了为什么不喊我?”

突然,一个熟悉的但我觉得肯定不会在现在出现的声音响起。

我震惊地抬起头,看到了只着黑色衬衣,挽起袖口,端着一个杯子走进来的李泽言。

“……李、泽言?”我呆呆地看着他,口中喃喃道。

李泽言走到我床边蹲下身子,摸了摸我的头,微皱着眉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还是挺热的……”

虽然浑身依然发着烫,但我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额头被一只虽然称不上细腻但是干燥温暖的手掌轻柔地罩住。

“我煮了些姜茶,你趁热喝吧。”

我呆呆地接过杯子,低下头看着有些雾气缭绕的姜茶,心里的震惊依然没有丝毫消退。

不是在做梦?

李泽言,真的在我家?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我家?

没想到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也这么问了出来。

听到我的问话,李泽言的脸黑了点盯着我:“你不要告诉我,刚刚我按你家门铃的时候,你都没确认下是我就直接开了门。”

我:“……”

不要说确认了,我根本连这段记忆都没有,但心虚之下,我只有默默地小口喝着茶。

姜的辛辣感与红糖的甜味很好的交织在了一起,就这几口喝下肚,我便感觉自己似乎出了些薄汗,身体也略微轻松了些。

但对于我后面一个问题,李泽言的回答则带了些不自然:“咳,听你的员工说你为了赶要给我汇报的策划案生了病,正好我去机场路过你家,就来探望下而已。”

“没想到总裁对合作公司的人也这么体贴……真的是非常感谢。不过,我记得我家和机场不顺道啊?”我歪着脑袋想了想道。

李泽言站起身脸上有着一抹可疑的红色,他轻咳一声换了个话题:“从早上到现在你是不是都没吃什么东西?”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有什么想吃的吗?”

“焦糖布……(´▽` )”

“不准。ˊ_>ˋ”

“……哦。(´・ω・`)”

虽然我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状况确实不应该吃那种甜点,但是看到李泽言我就想吃焦糖布丁也是没办法的事呀……(´・ω・`)

不过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委屈,李泽言看着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叹了口气:“我煮了粥,今天你乖一点,喝点粥吧。”

“总裁你还会煮粥?”

“……难道在你心里面我只会做焦糖布丁吗?= =”

李泽有些无语地瞥了我一眼,然后走出了我的房间。

看着他那高大英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我把快喝完的姜茶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将不知是烧红的还是羞红的脸埋进了被单里,开心地笑了起来。

之前一个人的时候那些酸涩,委屈在李泽言出现的那一刻,全部烟消云散。

(四)

李泽言煮的粥似乎不是普通的粥,好像里面不少对身体有益的东西,可惜我现在嘴里也没什么味觉,除了感觉口感清爽外其他都尝不出来,而且满满的一碗粥,我拼了命的也只能吃下三分之一。

我有些歉疚地看了眼搬了个凳子坐在我床边拿着文件看着的李泽言。

“吃不下就放在柜子上,等会我来收拾。”

明明没有看我,但是他却好像知道了我想法一样。

在我小心翼翼地把碗放到一旁柜子上的时候,李泽言接了一个电话:“嗯,我知道了,等会我就下来。”

听到这番对话,我一愣。

他是要走了吗?

对哦,他刚刚好像也说了是去机场的路上路过我家……

“剩下的粥我帮你放到冰箱了,这种天气放外面也容易坏。你晚上如果饿的话记得吃点。我等会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着李泽言拿起我床头柜上的碗站起身准备转身离开。

下意识的,我拽住了他衬衫的衣角。

做出了这个动作后,我们两个都不同程度上的愣了下。

我忙红着脸慌乱地松开了手:“不不不,总裁你不要误会,人生病的时候大概就会有一些不听使唤的举动,你有事的话尽管离开没关系的,今天你能来我已经很感谢了!那个、那个,我又有些困了就先睡了!”

说完我就像个鹌鹑一样缩在了被单里,还特意背过身不敢看李泽言现在的表情,也不敢……亲眼看着他离开。

身后的李泽言安静了会儿后用着低沉磁性的声音开口道:

“这次要谈的项目很大,关乎着华锐下半年的运作方向。”

我知道的,我明白的,只不过我也不知道刚刚为什么会有那个举动。

“同时也关系着你的公司后续的发展。”

我有些愣怔地睁开了不知为何有些湿润的双眼。

“所以这个项目我一定要谈下来。”

我咬咬唇,小声地问:“那你什么时候能谈好?”

“少则十天,多则半个月。”

时间好长啊……

听着这个回答,我再度揪紧了被单。

病魔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它不仅弄垮了我身体的防线,如今连我向来坚强的心理防线也被它轻易的摧毁了。

身为华锐的总裁,不要说十天半个月,连续几个月在外谈生意都是正常的,这我很清楚。

但如果不是因为病魔的缘故,此时的我又怎么会那么的难过,难么的舍不得他走。

然后我的身体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有些强硬地抱着转了个方向,我睁着弥漫着雾气的眼眸看着面前皱着眉有些无奈之色的男人。

这次李泽言直接坐到了我的床头,摸了摸我的头,叹了口气:“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可是你在刚刚那通电话里说,等会就下去了……”我吸了吸鼻子,委委屈屈地说着。

“我刚刚已经把时间暂停了,不过暂停不了多长时间,所以请你快点睡着。”再度拿起文件,李泽言淡淡地说道。

听到他这样说,我心里突然有些欣喜,有些甜蜜也有些酸涩,同时不知哪来的勇气让我抓住了他放在身侧的手,用脸蹭了蹭。

没有发现男人身体微微一僵,我安心地抓着他的修长有力又带着一丝粥的香味的手沉沉睡去。

(五)

确认了女孩已经完全睡着后,李泽言轻轻地抽出了自己的手,仔细地凝视了面前女孩恬静的睡脸后,他用手轻刮了下她小巧的鼻子。

“真是个小笨蛋。”

(六)

等我在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李泽言也确实不在了。

床头柜上盛着粥的碗,装着姜茶的杯子都不见了,我有些恍惚,不禁怀疑起了之前的种种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一场梦。

掀开被单,我下床舒展了下自己的身体,发现不仅烧退了就连四肢都轻盈了起来。

不知是睡觉睡好了,还是吃药吃好了,又或是喝粥喝好了。

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看到了之前李泽言说过的剩下的粥。

果然不是梦啊。

我不由得微笑起来,把粥端出来放在灶台上准备热热吃。

突然一股若有似无的熟悉的焦糖香味钻入我的鼻子。

我有些惊讶,连忙来到烤箱面前,有些紧张的将其打了开来。

一份做好的还热着的焦糖布丁静静地放在里面。

我盯着看了会儿,把布丁拿出来,用勺子挖了一口放到嘴里。

那是仿佛能沁心一般的甜。

“真是个口不对心的人。”

我嘟囔着,然后忍不住笑着又吃了一口。

(七)

七天后——

晚上。

我边擦着头发,边刷着微博,突然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看完短信的内容后,我惊喜的把毛巾随便一扔,抓起钥匙打开门便往楼下奔。

被遗忘在桌上的手机静静地继续显示着发件人为李泽言的短信内容:

‘之前的策划案改好了吗?改好了就拿到楼下给我看看。’

【李泽言·夏日记事·完】

后记:本来想先写白起那篇的,毕竟那篇其实是就是月色真美里面的一个片段。但是想想作为李总亲妈已经好久没有和李总拉布拉布了,最后决定还是先写李总o(*^▽^*)o~♪

本篇的内容可以说是相当普通了,所以名字我也是随便起的,真心一时间想不到什么特别好的名字_(:з)∠)_

但是平平淡淡才是真呀。其实很多时候还好,但是生病的时候真的是特别想有一个人来嘘寒问暖就是了,不过本文我在很多细节上体现了李总的细心和体贴,不晓得大家能看出来寄出XD

李总做的粥其实是药膳,而且味道相当不错,虽然女主没吃出来,不过之后应该能感受到的【

总之还是希望大家看完后多评论跟我聊聊观后感呀!٩(๛ ˘ ³˘)۶♥特别是lofter的小伙伴们❤

番外

感人的会面之后——

李泽言:你的策划案呢?

我:…………………………………………………………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