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的脑洞集合处❀

发各种各样的脑洞~~~~

#恋与制作人# #许墨# #同人# 再度重逢之时 CP:许墨X女主

#恋与制作人# #许墨# #同人# #再度重逢之时# CP:许墨X女主

文:某紫zyt

♚:为了更好的阅读体验,本文大部分时候采用女主第一人称阐述。

♚:po主文笔一般,本文全篇是自我理解的ooc糖(?)和乱七八糟的私设请注意,本篇文也算是将我跑完十三章后解读的,然后想呈现出来的东西。

♚:本文设定女主与许墨决裂之前曾是情侣关系,有一些po主以前许墨同人的元素←揍。

♚:剧情是剧情十三章衍生但不涉及十四章,很多梗来自十三章,如果不想被剧透的话还是慎重。

♚:如果喜欢本文还请关爱po主,多和我互动~

春末。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休息日的下午。

我在床上翻了个身,睁着布满血丝并且有些酸涩的双眼愣愣地盯着天花板。

“咔哒。”

安静的房间里,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针转动到下一个数字。

这声细微但清脆的声响不知为何却吸引了我原本分散的注意力。

我支起身体,看了眼闹钟。

四点了……

出去走走吧。

(二)

今天的阳光很好,即使已经到了下午但整个天空却还依然亮堂堂的。

我心不在焉的走着,抬脚踢着路上的小石子,然后视线呆呆地追随着石子滚动那不规律的轨迹。

直到双眼被蒙上了一片紫色。

“……唔!”

我忙把糊在自己脸上的东西拿了下来,等到看清是何物后,我不由得愣了。

“……风筝?”

这是一个做成蝴蝶形状的紫色风筝,做工称不上精致,但却神奇的让我移不开视线。

我抬起头环顾了下四周,发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竟然走到了绿盈广场。

虽然是周末,大概由于已经到了临近傍晚的时候吧,此时的绿盈广场的人并不算多。

在这些人中,我也并没有发现哪个人的脸上露出了焦急找东西的神色。

也许是从别的地方吹过来的?

想了想,我走到绿盈广场里,找了个空的躺椅坐了下来。打算等着这个风筝的主人找过来后将其还给对方。

就这样我小心地将风筝抱在怀里,盯着公园地面水泥地上的裂缝发呆。

裂缝不是很深,但纹路却错综复杂,像一个看不到头的迷宫。

我怔怔地在这个自己创造出的迷宫里寻找着出口时,突然感觉原本洒落在我身上的阳光被一片阴影所替代,接着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了我的视线。

扑通。

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着,我有些僵硬地缓缓直起腰身。

“原来在这里……”

熟悉温润的声音里泛着些陌生的清冷。

“终于找到了。”

扑通、扑通。

我缓缓地抬起头,面前人的样子一点一点的印入我的眼帘。

笔挺的西裤、黑色的薄风衣、白色精简的衬衫…………

扑通、扑通、扑通。

线条流畅的下颌,勾起一丝好看弧度的唇,高挺的鼻梁。

以及被藏在深色墨镜后的看不清情绪的双眸。

……许墨?

许墨……

许墨……!!

(三)

上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是与他一起在酒吧里对唱,一起进行春日踏青?

还是在他家的沙发上互相抵着头低喃爱语?(←详情见本人微博置顶)

啊……想起来了,上次见他,就是在这个黄昏的绿盈广场。

他转过身,留给我一个柔和侧脸与温柔的眼神,轻声说了一句话。

是什么话来着的?

就在我这样怔怔地看着他的时候,对面的男人缓缓地抬起手朝我伸了过来。

‘下次不要再被我抓到了。’

Ares——!

我一惊,猛地站起身。顾不得怀里的风筝就这样掉落在地上,我忙往旁边小跑了几步,警惕地和这个或许该称之为敌人的男人保持着距离。

男人伸出手的动作并没有因为我的逃跑而收回,与之相对的,他弯下腰捡起了地上那只紫色的蝴蝶。

修长好看的手指轻柔地掸了掸上面的灰:“这么害怕我吗?”这样说着,男人转过脸看向我。

我这才发现,男人清俊好看的面容上除了戴了以前从未戴过的深色眼镜外,刘海也比之前长了些,甚至长到有些遮住了右眼。

从外表上看,他已经越来越不像我记忆中的许墨了……

见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男人朝我走近了一步。

我回过神,紧张地往后又退了几步,一只手下意识地伸到了口袋里摸索着。

指腹处传来某物特有的冰凉的触感,我一怔,口袋里的手像是确认着什么似的,仔细地摩挲着那个事物。直到摸到了“X”的痕迹。

原来我一直贴身带着这个的吗?

下颌处早已结痂的伤口此时隐约生出些痛意。

“今天我不抓你,所以……你暂且不必这样害怕。”轻柔好听的声音再度将我的意识拉了回来,男人没有再往我的方向走,就这样看着我轻声说着。

我咬咬唇,口袋里的手攥紧了那支名为Iridescent的钢笔,抬起头依然警惕地看着他:“Ares说的话……我还能相信吗?”

听我这么说,男人轻笑一声:“一段时间不见,你似乎更加谨慎了……这样,很好。”

“但如果刚刚那句话是‘许墨’说的呢?”

我一呆,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回些什么。

心里蓦地生出一些被戏弄的恼意,眼眶也开始变得涩涩的。

不想让对方看出我的异样,我低下头转过身便打算走。

然而刚没走出去几步,手腕便被一只温暖的大掌扣住了。

“你刚刚才说今天不抓我的……!”

我回过头,眼眶红红地看着他,带着些哭腔的话语就这样脱口而出。

看到我的样子,许墨敛起笑意,抿了抿唇。抓着我手腕的手微微松了松,但是却没有完全松开:

“可你还欠我一个约定。”

男人放低了声音,轻声却坚定地说着。或许是错觉吧,我竟从中听到属于许墨的,温柔的执拗。

‘在春天结束之前,我们去放一次风筝。’

随着我脑海里这句话响起,两个人小指勾在一起的画面也跟着浮现。

理智上,我有无数的理由去拒绝他这个要求。

可当话说出口,终究还是一句:“好……”。

(四)

得到我的应答后,许墨也终于放开了手。

我依然低着头,但是却悄悄透过垂落耳际的发丝缝隙,看着一旁男人之后的动作。

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似乎是早就准备好的风筝线,然后仔细地将线系在了那只紫色的蝴蝶风筝上。

原来那个风筝是他的吗?

“嗯,前阵子因为某些原因得了一些空,于是就做了一个。不过做的不太好看。”

许墨微笑着看了我一眼,边继续手上的工作边回答着。

我这才发现,自己刚刚一不小心就把心里想的直接说了出去。

久违的,脸有些发热。

所以,刚刚他说终于找到了什么的,指的是这个被风吹到我这边的风筝吗?

“线系好了,给。”

我抬起头,那个并不精致紫色蝴蝶风筝便被郑重地递到我的面前。

我没有接,而是移开视线轻声道:“放风筝很简单的,你自己放吧。如果有哪里操作不对,我会告诉你的。”

对面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后,温柔地应了一声。没有不愉也没有失落,一如以往无数个答应我要求的时候一样。

在我又发着呆的时候,许墨拿着风筝去到远处。只见他端详了一会儿后,像扔纸飞机一样将蝴蝶掷了出去。蝴蝶摇摇晃晃的遵循着一个抛物线的痕迹向下落去。然后被那个向来冷静稳重的男人,用着难得有些慌乱的动作接住了。

“噗。”我忍不住笑出声,但怕他听见还是立马收住了。

之后许墨单手抵住下巴看着那个蝴蝶风筝思考了许久,然后像是有些了悟似的松了松缠在手上的风筝线,然后试着快步走想要带起风筝。

但是因为没有风,同时许墨放出来的线也很短,最后紫色的蝴蝶还是摇摇晃晃地直线坠机。

接连试了好几次失败之后,男人抓起蝴蝶转过身紧抿着唇看向我,明明他还戴着让我看不清他双眸的深色眼镜,但我却很神奇地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一丝无措……还有一点点的委屈。

我觉得自己大概是傻了,竟然也就不自觉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是真的一点都不会放风筝吗?”

许墨微微蹙起好看的眉,朝我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我记得之前告诉过你,我没放过。”

语毕,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垂下头低声补充了一句:“这句是真的。”

听到他这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强调,让我的心底产生了一丝钝痛。我晃了晃脑袋,努力将注意力集中在风筝上。

接过许墨手里的风筝轮,我边再度拉出些许长度的线边解释着:“你刚刚放出的风筝线太短了,最起码要这个长度才可以。”

“嗯。”

放好相应长度的线后,我拉着小跑几步然后回头看着许墨道:“趁着有风的时候要迎着风,抓住放出来的线的尾端小跑起来……”

“原来要这样。”

男人嘴角勾着一抹我熟悉的温柔的笑,认真地看着我演示,随着我的话语轻轻点头。

此时许墨说话的语气一如以往的温柔,夕阳的光线洒落在他身上,更是柔和了他原本便好看的轮廓。

恍惚间我似乎觉得那天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他还是那个他,还是真切的站在我面前的,包容我、爱护我、从未伤害过我的许墨。

而不是Ares。

(五)

突然一阵风吹来,我牵着的那只紫色的蝴蝶一下子就腾空而起,翩跹于在空中。手里的风车轮飞快地转动放着线,速度快到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以往放风筝的经验告诉我,如果一下子放出这么多线,到时候就很难再收回来。

我下意识的想要用手去抓住线,却在伸出手的那一瞬间突然想起小的时候,自己也就是这样才划伤了手。

就在这时,后背传来熟悉的温暖感,好闻的青草气息一下子笼罩住我。我抓着风车轮的双手被另一双好看有力的大手覆住,一只手像是预防我受伤一般的制止住了我想要抓住线的动作,同时另一只手也按住了飞快转动放线的转轴。

我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发现,因为对方这样的举动,现在的我是以一个被从后面环绕着抱住的姿势——就像无数个以往我和他相处时的情形。

男人略带着薄茧的掌心随着操控风车轮的动作,一下又一下地摩挲着我的手背。随之产生的细小的酥麻感就像涟漪一般,一圈又一圈地扩散到我的全身。让我原本就不平静的心跳更加混乱了律动。

“原来这就是放风筝。”身后的男人保持着环绕着我的姿势,低下头凑到我的耳边柔声道:“这样的感觉,我很喜欢。”

理智告诉我不应该沉溺于或许是这个男人故意营造的气氛中,可是身体到心却依然无可救药地被他吸引着,动弹不得。

又或者,就像他一开始跟我说的。今天的他,不是ares,而是许墨。

我可以不必考虑后果的去享受他给我带来的一切,问出所有我想问他的话。

那天发生的一切都太突然,而且又有那么多危险的黑衣人在旁。也许他为了保护我,才说出那样的话。

不然,只不过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感谢”,怎么足以让在组织里身居高位的Ares,愿意放对组织而言那么重要的我走?

“许墨……”

在加速的心跳声中,我下定决心开了口,这也是我今天第一次称呼他为“许墨”。

男人沉默了许久,才低低地应了一声:“嗯,我在。”

只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一下子击中到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眼眶瞬间热了起来,我努力压抑着,问出了这段时间一直想要问的话:“据我所知,BLACKSWAN虽说是基因科学研究机构,但却进行着很多非法的实验……发展到现在,甚至已经成了跨国的犯罪组织。”

许墨安静地听着,同时手上也继续牵引着我,放着那只看似自由飞舞于天空中的紫色蝴蝶。

“其中所谓的基因研究实验,其实就是将普通人改造为Evolver。”

“而我……是这个组织的关键因子,对吗?从去年夏天时的车祸,到之后我在学校里受到的绑架与枪击,还有那道雷……”

想起那天那股钻心的疼痛,我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察觉到我的害怕,背后的男人默默地将我搂得更紧。

像是被无声地安慰了一般,我定了定神继续说着:“那天……我问你,你的目的是什么。你说……”

“为了更好的未来。”

我这句话还未说完,头顶传来了一个淡漠的声音,接下了我的这句话。

我的心一凛,这也是我熟悉的语气。

属于B S组织Twelve·Ares的语气。

但是他环绕在我身边的感觉,却还是我所眷恋的属于许墨的气氛。我咬咬唇,还是继续把话说了下去:“可我不觉得这样下去会有更好的未来。”

这样说着,我很轻易地挣开了他的怀抱。转过身,定定地看着这个不知何时已经敛去笑容的男人。

“那天你也看到了,因为Evol失控而受伤的人们,绝望的人们。被打破了自己平静生活痛苦的Evolver……”想起那位医生痛苦的模样,那个电梯工颓废绝望的样子,我的心情也越发的沉重,沉重到有些喘不过气。

“难道更好的未来就要以破坏当下的和平的生活来换吗?”

听到我这么说许墨淡漠的面容上微微有一丝动容,我唯一能清楚看到的,他藏匿于深色镜片后的左眼眸深深地凝视着我。似乎有千言万语想告诉我一般。

突然一阵风吹过,撩起了他遮盖于右眼上方的额发。

那只本该与左瞳一般温润深邃的眼眸似乎有一些异样,但我没有看清。

“你的眼睛……?”我有些疑惑地伸出手想要拨开他的刘海看个明白。

但我的手刚碰到他的发丝,就被许墨有力地攥住了。

接着他将我的指尖带到他的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让我的心为之一颤。

“我说过,人会变得更聪明、更敏感,但是不会更好、更幸福。”

刚刚在许墨脸上的温柔表情如今早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我渐渐开始熟悉起来的淡漠。

但是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不像当初一样感到害怕和陌生。或许是因为我感觉得到,现在的他是在很认真地跟我说明。

“眼下看似平和的生活,早就有无数的危险潜藏于其中。即使我们不采取行动,这些危险爆发出来,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但在发展到最坏地步之前,这一切还可以获得新生和改变。”

说着许墨放开了我的手,对我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这就是我的坚持。”

突然这一瞬间,我好像有些理解了。但……

“我……还是无法认同。”再度开口,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声音再度带着努力压抑的哭腔。“比起你们现在做的事情,一定还会有更好的办法的……”

听我这么说,许墨的笑容里似乎掺杂进了很多情绪,有些我看不懂,有些我则不确定。

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就在此时一阵疾风吹来,许墨手里被我们忽视了的风筝轮急速地转动起来,很快便转到了底,并且风筝线就此断裂了开来。

“啊!风筝……!”

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但我身后的许墨则快步上前,奋力地想要抓住最后一截风筝线。

或许是风太大,又或是风筝线太滑。

最后那一截终究是从他的手中溜走,那只紫色蝴蝶也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地飞舞在天空。

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六)

许墨有些怔怔地看着早已看不到蝴蝶身影的天空,夕阳洒落在他身上,竟让我觉得有些落寞。

“你的手!”

想起他刚刚去抓风筝线,我急忙抓住他的手然后摊开掌心查看。

一道浅浅的但是渗出血的痕迹清晰地出现在了,他那原本干净白皙的掌心。

“割伤了……!”见此,我的心不可自抑的又是一痛。我忙有些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小心翼翼地帮他止血。

我边轻柔地按着边睁着泛起雾气的双眸看向男人,心疼地轻声问道:“疼吗?”

许墨没有立刻回答我,而是深深地注视着我。

那种目光就仿佛想要把我现在的样子通过眼睛刻进心里一般。

“不疼……”过了好一会,他才垂下头,轻声开口:“和……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什么?”好像有个词被他含糊带过去了,我有些疑惑地眨眨眼睛。

许墨笑笑,摇了摇头。另一只手却是来到了我的脸颊,大拇指轻抚我的下颌处,那个结了痂的伤疤,低声道:“那天没有机会问你……疼吗?”

原来,他一直在意吗?

鼻子一酸,我用脸颊轻轻蹭了蹭他的掌心:“不疼了。”

“那就好。”像是终于放心一般,许墨垂眸低声感慨了一句。

接着他便同时收回了他的两只手,后退一步,收起所有情绪淡淡地注视着我。

“既然你已经选择自己去寻求真相,那就按照你的想法走下去吧。”

“我们的目标与抱负从一开始就不一样,我也未打算苛求你理解我。”

说到这里,许墨顿了一顿,表情虽然没有变,但看着我的目光却再度变得柔和:“不过,我明白你的选择,也明白你刚刚对我说的话。”

“这样,就很好。”

说完这句话,许墨便毫不留恋地转过身:“今天就到此为止,你早点回家。期待下次见面。”

看着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的心酸涩的好像被一只大手狠狠蹂躏过。

转过身,我死命地咬着唇,努力地控制双腿迈出与许墨方向相反的一步,又一步。

好不甘心啊……

真的好不甘心啊……!

明明还有更多的话想说给他听……

一股莫名的带着钝痛与酸涩的勇气从我的心底浮起。

我转过身,睁着早就已蓄满泪水的双眼朝着那个方向,带着哭腔声嘶力竭地大喊着:

“我会证明给你看的……!!证明除了你们现在采取的手段外,还有更好的办法的!!”

“无论是Ares也好,许墨也好……!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我也!绝对不放弃你!!”

“我一定会将你从那个组织里……解放出来的!!”

“一定会……呜呜……呜呜呜……”

喊到最后,我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更不知道,那个我想要传达此刻我心情的人,到底听没听到……听没听明白。

好像直到刚刚,我才真正的理解了这个人。他是Ares,他也是许墨。他有着黑暗的一面,也有着光明的一面。

同时,也直到刚刚我才明白。自己也无可救药地喜欢着这个人。

无论是光明的他,还是黑暗的他,我都喜欢。

但如果他所身处的黑暗,终究有一天会将他吞噬。

那么,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他拉出来,拉到光明处。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似乎感觉到面前的夕阳被一片阴影所取代。

我睁着已经哭红的眼睛,抬起头,印入眼帘的是我以为早就走掉的,我心上的那个人。

许墨拿下从今天见面便戴着的深色眼镜,单膝跪在的我面前,静静地与我平视着。

这也是我今天第一次直接清楚地,真切地看到他的眼眸。

里面有着挣扎,无奈,怜惜和……

还没等我分辨出所有的情绪,我的唇便被狠狠地覆住了。

唇瓣被紧密的研磨着,他的唇舌更是直接闯入我的口腔,舔舐着我的下颚,缠住我的舌。极尽缠绵地吮吻着。

后脑勺与腰际也被他的双手紧紧地箍住,好像不打算给我一丝一毫退却的余地。

而我,也没想要退却。

我闭上眼,环住了他的脖颈,尽我所能的回应着他。

这好像是我与他认识至今,最激烈也最缠绵的一个吻。

如果话语还无法传到到的话,那就用这个吻来传达吧。

告诉他,我喜欢他。我不会放弃的,即使前路凶险,我也甘之如饴。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我的唇已经微微有些发肿,男人才放开了我。

接着他吻上了我的双眼,吻去了依然还残留在我眼眶里的泪珠,吻去了我脸上的泪痕。

一遍又一遍。

直到最后吻到了,我下颌那块已经结痂的伤口。

“相信你相信的东西,勇敢地走下去。”

“至今为止,你都做得很好。”

“但是记得,不要犯傻也不要冲动。”

“也不要将所有的责任都背负在自己身上。”

“早点回去吧,下次不要轻易出来了。”

我闭着眼,委屈地也小声地在他温柔的话语里一一应着。

“我走了,下次见面,不要再被我抓到了……”

随着最后这句温柔缱绻到无以复加的话语,闭着眼睛的我感觉到面前男人的气息消失了。

等我再睁开眼,面前早已没有人影,只有地上一副深色的眼镜在夕阳的照耀下投射出一片带着颜色的阴影。

虽然心里有些惆怅,但是更多的却是新的勇气。

站起身,我抹了抹脸:“回家吧。”

(七)

黑暗的走廊。

许墨沉默地走在走廊里,呼吸略微有些急促。

拐角处,脸上有着刀疤的男子拦住了他。

许墨淡淡地抬起眼看男人,没有说话。

透过额发,男人隐约看到了那只颜色有异的瞳仁。

自那天开始,无论看到多少次这只眼睛,都让男人觉得可惜。

“给,这是你早上临走之前要的药。”

许墨接了过来,利落地打开药盖子,往手心里随便倒了一把,然后就这样仰起头塞入口中。

“Ares,你是什么时候有心绞痛这个毛病的?”

男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因为顺着许墨这个动作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额头那细密的汗珠与心口处早已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衬衫。

能让整个组织为之敬畏的Ares疼成这样,究竟是怎样的病?

“与你无关。”

将剩下一点药丸的药盒塞入口袋,许墨冷淡地说着,然后便绕过男人走进黑暗的走廊深处。

“好好好,与我无关。”男人耸了耸肩。

不过感觉刚刚他心情是这段时间里最好的一次?

……大概是错觉吧。

(完)

后记

与之前我的那篇【深渊之中】比起来,这篇其实是颗大糖。

同时也是我的一点希冀与猜测。

里面含有很多十三章提到的梗,不知道大家看没看懂2333

欢迎找我聊感想哈~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