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的脑洞集合处❀

发各种各样的脑洞~~~~

#CCS# #魔卡少女樱# #月樱# 【可爱的他】cp:月X木之本樱

#CCS# #魔卡少女樱# #月樱# 【可爱的他】cp:月X木之本樱
阅读前注意事项:                           
♚:以本篇漫画背景为主,私设有
♚:时间线发生在本篇漫画大结局后,小樱初中生但不接clear card剧情
♚:本人不讨厌小狼,只不过很喜欢月樱这对cp,所以写文和同样喜欢这一对的同好们自娱自乐,tag已经很好的打上了,希望不要有ky出现,谢谢
♚:作者文笔一般,很容易ooc,不适者这里表示抱歉_(:з)∠)_
♚:本文的梗老感觉没什么新意,只是一个自割腿粮的小甜饼,但尽力希望您能看的愉快
如果以上事项都已经仔细看过,那么正文开始(ง •̀_•́)ง
(一)
“哼~哼哼~~哼~”
木之本家的厨房里,系着可爱围裙的樱,边哼着小调边用着平底锅煎着松饼。
“呐,樱~松饼还没好吗?”
听着平底锅发出“滋滋”的声响,可鲁贝洛斯不顾形象地瘫在餐桌上,拖长着声调哼唧着。
樱有些无奈地回头看了它一眼:“马上就好啦!真是的,明明小可你刚刚才吃完知世给的甜甜圈……”
“甜甜圈是甜甜圈,松饼是松饼,怎么能一样嘛~”
可鲁贝洛斯话未说完,便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声打断了,它一惊,接着飞速飞上了楼。
“稍等~!”
樱迅速将火关上,用围裙擦了擦手,然后便小跑着去开门。
期间她看了眼客厅板子上写的家庭成员的安排。
‘爸爸应该要下周才能回来,而哥哥也应该是明天……所以会是谁呢?
带着疑惑樱打开了门。
微仰着头似乎是在欣赏夜星的男人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转过身来。
今晚的月亮很圆,幽幽的清辉如细碎的光屑洒落在那个人的身上,背着光,一时间樱无法分辨出他是谁,只是隐约中似乎看到了那一袭银色长发的,她最近一直在想着的人。
夏夜的凉风吹起了他细碎的额发,镜片下的眉眼因为看到了门后小樱而笑得弯弯的:“好久不见,小樱,你好像又长高了?”
(二)
见到来者是谁后,樱惊喜地捂住嘴:“雪兔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和哥哥一起参加学校的暑期合宿,要明天才能回来吗?”
看到樱如此开心的模样,雪兔微笑着弯下腰摸了摸樱的头:“嗯,原本是这样安排的。但是好像藤隆伯父这段时间也有事出差了,对不对?”
樱点点头。
“正好我们的课题已经做完,最后一天本来也只是自由活动。所以我和桃矢就申请提前回来了。”说到这,雪兔的笑意更浓:“桃矢他啊,对让小樱你一个人在家这么长时间,可担心……痛。”
雪兔话未说完,一只大手便他身后伸出来,捏住了他的脸颊。
“……不要说些多余的话。”
顺着这只手往上,樱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表情有点赧然的桃矢。
虽然常常自己的哥哥拌嘴,但是将近一个星期不见,樱也确实很想他。
于是,她冲着桃矢甜甜地笑道:“哥哥,欢迎回来~”
桃矢愣了下,有些不自然地转过脸:“嗯。”接着便伸出手在樱的脑袋上胡乱地揉了一通,将自己的背包塞进了樱的怀里后,就径直换了拖鞋走了进去。
“呀!讨厌,头发都被哥哥你弄乱了!”
樱鼓起脸,瞪着桃矢上楼的背影。
雪兔无奈地笑着帮樱整理被桃矢摸乱的头发:“抱歉,小樱。桃矢还是这么不坦率,其实桃矢包里塞满了给你带的纪念品哦。”
听到这番话,樱眨眨眼,打开了怀里的背包。
果然如雪兔所说,塞满了各种点心和特产。樱抬起头,看到面前笑眯眯地雪兔,想起自己开门的时候误以为见到的那个人,也不禁有点脸热:“那个……雪兔哥,你快进来吧。我做了松饼,不嫌弃的话,等会我给你们送到楼上。”
(三)
桃矢的房间。
空调静静地吹出冷气。
端坐于小桌前写着总结报告的雪兔,感受到对面有些愈发灼人的视线,不由得放下笔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果不其然对上了桃矢了含着些复杂情绪的黑眸。
“桃矢?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桃矢垂下眼帘,看了眼手边已经吃干净的装着松饼的餐盘,眉头蹙得更紧。
思索了会儿后,桃矢终究像是投降了似的叹了口气,接着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一头雾水的雪兔:“阿雪,抱歉。我想见一见‘那家伙’。”
桃矢话音刚落,闪着金色光芒的星之魔法阵悄然显现,雪兔缓缓阖上双眼接着被一双纯白的硕大羽翼包裹。
一会儿后,羽翼散开——
“什么事?”
月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桃矢问道。
闻言,桃矢挑了挑眉:“竟然问我什么事……明明你自己早就忍不住想出来了。”
“……”
见月没有理会他这句话,桃矢又叹了口气:“樱很想见你。”
听到这句话,月胸口微不可见的快速起伏了一下。然而这细微的动作还是被桃矢敏锐地捕捉到了:“你也很想见樱吧?毕竟这次合宿时间有两个星期,期间手机也只能发送短信。”
月依然没说什么。
“樱就在她自己的房间。你现在可以去见她,但不许做一些出格的……”桃矢话音未落,只听得一声利落的关门声,再回头,月早已不见身影。
又叹了口气,桃矢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为什么会是那家伙啊?”
(四)
“小可真是的……不就是普普通通的松饼嘛,吃不到也没必要痛哭吧……”
樱端着刚刚又临时去厨房重新做好的一份松饼,边上楼梯边小声嘟囔着。
原本松饼就打算做两份,自己一份,小可两份。但没想到雪兔和桃矢突然回来,而且还没吃晚饭,那松饼肯定要给他们吃呀。
然后吃不到松饼的可鲁贝洛斯就躺在床上,挥舞着短小的四肢大哭。
无奈之下,樱只能去厨房又做了一份。
“幸好哥哥这时候和雪兔哥在房间里在写报告,不然看到我又做了一份,肯定要嘲笑我是怪兽所以吃的多了……”
来到自己房间前,樱改用单手托着餐盘。刚准备旋开门把手时,门突然打了开来。
“小可你的耳朵也太灵了,还是说闻到了松饼的香……啊……”
手中托盘被另一只大手给接了过去,樱抬起头,原本打趣的话就这样止住了。
许久未见的泛着光泽的银色曳地长发,高挑的身段,淡漠的银紫色双眸,俊美的面容。
“月……?”
月深深地凝视了好一会儿面前的女孩但却并未开口说些什么,之后它便转过身将托盘往樱的书桌上一放,
然后便单膝曲起坐在地毯上闭上了眼睛,不再有其他动作。
终于回过神来的樱,在门口盯着坐在地上的月看了一会儿后,才鼓起勇气蹑手蹑脚的朝男人那边靠近。
“月?是睡着了吗……?”
月并未理睬她,这让樱越发的有些忐忑。
事实上自从缔结了主从契约后,除了刚开始那会儿月会给樱冷脸看外。其他时候它虽然也面无表情,但对她的态度确实越来越温和,也会时不时笑。
樱很早之前便觉得,他们的关系已经变得很亲近了。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樱疑惑地跪坐于月的身边,探出身子,想就近看一下月究竟是睡着了还是在低头生闷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揽在了樱的腰际。
樱只来得及小小的惊呼一声,接着便被带入到了一个清冷的怀里。
(五)
月依然保持着之前那个姿势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只不过樱以背朝着它的姿势被带到了它的怀中。
男人之后便伸出另一只手,牢牢地环住了身前小小的女孩,然后将自己的脸轻轻地埋在了樱的脖颈间。
属于月那种清冷的氛围一下子就将樱笼罩了起来。
但虽然男人周遭围绕着的氛围是清冷的,但紧贴着自己背部的怀抱却带着从未有过的温热,这女孩原本忐忑的心一下子就加速了跳动,白皙洁净的脸颊也浮上红晕。
她试着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可是身后抱着她的男人力道虽然很轻柔,但却也没能让她挣脱的开来。
以前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也曾被月护在怀中,二人紧紧相拥过。
可那时候似乎又和眼下这样不太一样。
但究竟有哪里不一样,此时红着脸、心跳加速的樱却一时又说不上来。
此时樱发现埋在自己肩颈上的那颗脑袋轻轻地蹭了蹭自己,带着些许眷恋。
月……是在撒娇吗?
脑海中无由来的就浮出这样一个念头,让樱的心一下子变得额外柔软。于是她也不再挣扎,便任由着月从后面环抱住她,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过了好一会儿。
“月……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和我说说吗?”樱微微侧过脸,小声地问道。
一时间,房间里没再有人说话。
许久,男人好听却又有些闷闷的声音响起:“看到雪兔……主人似乎特别开心。”
樱一愣,连忙解释道:“毕竟雪兔哥是我的好朋友,隔了这么长时间才见面,我确实很开心……”
听到樱的这番话,月没有说什么,而是将好看的脸在女孩肩上埋的更深了。
“而且……”思考了好一会儿,樱微红着脸打算将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看雪兔哥回来,我也就明白,能够再见到月了……所以这份喜悦,是有两层含义的。”
话音刚落,樱觉得环抱着自己腰际的双手收得更紧了一些。
“主人还做了松饼给它吃。”
不知道是不是樱的错觉,她在这句里似乎听到了小小的控诉。
“可之前小可有说过,月你是不吃这些东西的呀?”
月没有回答这句话,而是将脸摆向了另一个方向,颇有点被戳穿然后赌气的感觉。
真可爱。
樱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轻柔地试探着问:“我刚刚又做了一份松饼,你想吃吗?”
月没有应答,但搂着樱腰间的双臂却是松了松。于是樱微微支起身子,伸出手从桌上将那盘松饼拿了下来。
“月,我已经把松饼拿下来了,趁还没凉,你快吃吧?”
抱着她的男人从她的肩头抬起脸,看了一眼樱手上的松饼,但却没有松开抱着她的双手。
“……不想吃吗?”
“想吃。”
那你为什么不伸手接过去吃呀……
突然一个想法在她脑内闪过。
难道……月它是想我……
考虑到这个可能性,樱的心再度有些紧张地加快的律动。她小心地将松饼用叉子切成小块,然后叉起一块小心翼翼地送到了自己肩头。
手里的叉子突然一紧,再松开来的时候,那块松饼已经吃掉了。
樱吞了口口水,然后又叉起一块松饼往后送去,然后再度被快速地吃掉了。
原来,月真的是想我喂它呀……
再度给后面的男人投喂了几块松饼后,樱有些希冀地回过头望向好看的脸颊微微鼓出一块,无声咀嚼着的男人道:“那个,味道怎么样呢?”
“很好吃……”
“噗嗤。”听着这声有些含糊的话,樱终究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
月皱起好看的眉,有些不解地看向她:“主人?”
“因为我刚刚突然发现,月你真的好可爱哦。”
“……”
似乎从未有人用这样的形容词形容过它,月不由得有些愣怔。理智告诉它这时候或许应该板一下脸,但是怀里回头看着它笑的女孩实在是让它无法摆出这个表情。
其实她说错了。
这世上最可爱的,应该是她的笑容才对。
这样想着,月再度收紧了双臂,让女孩更近的贴着自己。
或许……该找个时候问问库洛,有没有将自己和假相完全分离开来的方法了。
【可爱的他•完】
番外
被月锁在抽屉里的可鲁贝洛斯:“月你给我记住!我的松饼啊啊啊啊QAQ”
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写报告的桃矢:月那家伙怎么还没把阿雪还回来?樱的房间许久没有动静,它没对我妹妹做什么吧!
艾利欧:“阿嚏!”
后记
一个自己吃自己醋的月哈哈哈。
总之就是冷门月樱党的我的自娱自乐。
当然如果有喜欢这对也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请大力地和我交流感想呀~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