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的脑洞集合处❀

发各种各样的脑洞~~~~

#CCS# #魔卡少女樱# #月樱# 【可爱的他】cp:月X木之本樱

#CCS# #魔卡少女樱# #月樱# 【可爱的他】cp:月X木之本樱
阅读前注意事项:                           
♚:以本篇漫画背景为主,私设有
♚:时间线发生在本篇漫画大结局后,小樱初中生但不接clear card剧情
♚:本人不讨厌小狼,只不过很喜欢月樱这对cp,所以写文和同样喜欢这一对的同好们自娱自乐,tag已经很好的打上了,希望不要有ky出现,谢谢
♚:作者文笔一般,很容易ooc,不适者这里表示抱歉_(:з)∠)_
♚:本文的梗老感觉没什么新意,只是一个自割腿粮的小甜饼,但尽力希望您能看的愉快
如果以上事项都已经仔细看过,那么正文开始(ง •̀_•́)ง
(一)
“哼~哼哼~~哼~”
木之本家的厨房里,系着可爱围裙的樱,边哼着小调边用着平底锅煎着松饼。
“呐,樱~松饼还没好吗?”
听着平底锅发出“滋滋”的声响,可鲁贝洛斯不顾形象地瘫在餐桌上,拖长着声调哼唧着。
樱有些无奈地回头看了它一眼:“马上就好啦!真是的,明明小可你刚刚才吃完知世给的甜甜圈……”
“甜甜圈是甜甜圈,松饼是松饼,怎么能一样嘛~”
可鲁贝洛斯话未说完,便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声打断了,它一惊,接着飞速飞上了楼。
“稍等~!”
樱迅速将火关上,用围裙擦了擦手,然后便小跑着去开门。
期间她看了眼客厅板子上写的家庭成员的安排。
‘爸爸应该要下周才能回来,而哥哥也应该是明天……所以会是谁呢?
带着疑惑樱打开了门。
微仰着头似乎是在欣赏夜星的男人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转过身来。
今晚的月亮很圆,幽幽的清辉如细碎的光屑洒落在那个人的身上,背着光,一时间樱无法分辨出他是谁,只是隐约中似乎看到了那一袭银色长发的,她最近一直在想着的人。
夏夜的凉风吹起了他细碎的额发,镜片下的眉眼因为看到了门后小樱而笑得弯弯的:“好久不见,小樱,你好像又长高了?”
(二)
见到来者是谁后,樱惊喜地捂住嘴:“雪兔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和哥哥一起参加学校的暑期合宿,要明天才能回来吗?”
看到樱如此开心的模样,雪兔微笑着弯下腰摸了摸樱的头:“嗯,原本是这样安排的。但是好像藤隆伯父这段时间也有事出差了,对不对?”
樱点点头。
“正好我们的课题已经做完,最后一天本来也只是自由活动。所以我和桃矢就申请提前回来了。”说到这,雪兔的笑意更浓:“桃矢他啊,对让小樱你一个人在家这么长时间,可担心……痛。”
雪兔话未说完,一只大手便他身后伸出来,捏住了他的脸颊。
“……不要说些多余的话。”
顺着这只手往上,樱看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表情有点赧然的桃矢。
虽然常常自己的哥哥拌嘴,但是将近一个星期不见,樱也确实很想他。
于是,她冲着桃矢甜甜地笑道:“哥哥,欢迎回来~”
桃矢愣了下,有些不自然地转过脸:“嗯。”接着便伸出手在樱的脑袋上胡乱地揉了一通,将自己的背包塞进了樱的怀里后,就径直换了拖鞋走了进去。
“呀!讨厌,头发都被哥哥你弄乱了!”
樱鼓起脸,瞪着桃矢上楼的背影。
雪兔无奈地笑着帮樱整理被桃矢摸乱的头发:“抱歉,小樱。桃矢还是这么不坦率,其实桃矢包里塞满了给你带的纪念品哦。”
听到这番话,樱眨眨眼,打开了怀里的背包。
果然如雪兔所说,塞满了各种点心和特产。樱抬起头,看到面前笑眯眯地雪兔,想起自己开门的时候误以为见到的那个人,也不禁有点脸热:“那个……雪兔哥,你快进来吧。我做了松饼,不嫌弃的话,等会我给你们送到楼上。”
(三)
桃矢的房间。
空调静静地吹出冷气。
端坐于小桌前写着总结报告的雪兔,感受到对面有些愈发灼人的视线,不由得放下笔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果不其然对上了桃矢了含着些复杂情绪的黑眸。
“桃矢?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桃矢垂下眼帘,看了眼手边已经吃干净的装着松饼的餐盘,眉头蹙得更紧。
思索了会儿后,桃矢终究像是投降了似的叹了口气,接着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一头雾水的雪兔:“阿雪,抱歉。我想见一见‘那家伙’。”
桃矢话音刚落,闪着金色光芒的星之魔法阵悄然显现,雪兔缓缓阖上双眼接着被一双纯白的硕大羽翼包裹。
一会儿后,羽翼散开——
“什么事?”
月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桃矢问道。
闻言,桃矢挑了挑眉:“竟然问我什么事……明明你自己早就忍不住想出来了。”
“……”
见月没有理会他这句话,桃矢又叹了口气:“樱很想见你。”
听到这句话,月胸口微不可见的快速起伏了一下。然而这细微的动作还是被桃矢敏锐地捕捉到了:“你也很想见樱吧?毕竟这次合宿时间有两个星期,期间手机也只能发送短信。”
月依然没说什么。
“樱就在她自己的房间。你现在可以去见她,但不许做一些出格的……”桃矢话音未落,只听得一声利落的关门声,再回头,月早已不见身影。
又叹了口气,桃矢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为什么会是那家伙啊?”
(四)
“小可真是的……不就是普普通通的松饼嘛,吃不到也没必要痛哭吧……”
樱端着刚刚又临时去厨房重新做好的一份松饼,边上楼梯边小声嘟囔着。
原本松饼就打算做两份,自己一份,小可两份。但没想到雪兔和桃矢突然回来,而且还没吃晚饭,那松饼肯定要给他们吃呀。
然后吃不到松饼的可鲁贝洛斯就躺在床上,挥舞着短小的四肢大哭。
无奈之下,樱只能去厨房又做了一份。
“幸好哥哥这时候和雪兔哥在房间里在写报告,不然看到我又做了一份,肯定要嘲笑我是怪兽所以吃的多了……”
来到自己房间前,樱改用单手托着餐盘。刚准备旋开门把手时,门突然打了开来。
“小可你的耳朵也太灵了,还是说闻到了松饼的香……啊……”
手中托盘被另一只大手给接了过去,樱抬起头,原本打趣的话就这样止住了。
许久未见的泛着光泽的银色曳地长发,高挑的身段,淡漠的银紫色双眸,俊美的面容。
“月……?”
月深深地凝视了好一会儿面前的女孩但却并未开口说些什么,之后它便转过身将托盘往樱的书桌上一放,
然后便单膝曲起坐在地毯上闭上了眼睛,不再有其他动作。
终于回过神来的樱,在门口盯着坐在地上的月看了一会儿后,才鼓起勇气蹑手蹑脚的朝男人那边靠近。
“月?是睡着了吗……?”
月并未理睬她,这让樱越发的有些忐忑。
事实上自从缔结了主从契约后,除了刚开始那会儿月会给樱冷脸看外。其他时候它虽然也面无表情,但对她的态度确实越来越温和,也会时不时笑。
樱很早之前便觉得,他们的关系已经变得很亲近了。
可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樱疑惑地跪坐于月的身边,探出身子,想就近看一下月究竟是睡着了还是在低头生闷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揽在了樱的腰际。
樱只来得及小小的惊呼一声,接着便被带入到了一个清冷的怀里。
(五)
月依然保持着之前那个姿势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只不过樱以背朝着它的姿势被带到了它的怀中。
男人之后便伸出另一只手,牢牢地环住了身前小小的女孩,然后将自己的脸轻轻地埋在了樱的脖颈间。
属于月那种清冷的氛围一下子就将樱笼罩了起来。
但虽然男人周遭围绕着的氛围是清冷的,但紧贴着自己背部的怀抱却带着从未有过的温热,这女孩原本忐忑的心一下子就加速了跳动,白皙洁净的脸颊也浮上红晕。
她试着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可是身后抱着她的男人力道虽然很轻柔,但却也没能让她挣脱的开来。
以前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也曾被月护在怀中,二人紧紧相拥过。
可那时候似乎又和眼下这样不太一样。
但究竟有哪里不一样,此时红着脸、心跳加速的樱却一时又说不上来。
此时樱发现埋在自己肩颈上的那颗脑袋轻轻地蹭了蹭自己,带着些许眷恋。
月……是在撒娇吗?
脑海中无由来的就浮出这样一个念头,让樱的心一下子变得额外柔软。于是她也不再挣扎,便任由着月从后面环抱住她,两人就这样静静地过了好一会儿。
“月……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和我说说吗?”樱微微侧过脸,小声地问道。
一时间,房间里没再有人说话。
许久,男人好听却又有些闷闷的声音响起:“看到雪兔……主人似乎特别开心。”
樱一愣,连忙解释道:“毕竟雪兔哥是我的好朋友,隔了这么长时间才见面,我确实很开心……”
听到樱的这番话,月没有说什么,而是将好看的脸在女孩肩上埋的更深了。
“而且……”思考了好一会儿,樱微红着脸打算将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看雪兔哥回来,我也就明白,能够再见到月了……所以这份喜悦,是有两层含义的。”
话音刚落,樱觉得环抱着自己腰际的双手收得更紧了一些。
“主人还做了松饼给它吃。”
不知道是不是樱的错觉,她在这句里似乎听到了小小的控诉。
“可之前小可有说过,月你是不吃这些东西的呀?”
月没有回答这句话,而是将脸摆向了另一个方向,颇有点被戳穿然后赌气的感觉。
真可爱。
樱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轻柔地试探着问:“我刚刚又做了一份松饼,你想吃吗?”
月没有应答,但搂着樱腰间的双臂却是松了松。于是樱微微支起身子,伸出手从桌上将那盘松饼拿了下来。
“月,我已经把松饼拿下来了,趁还没凉,你快吃吧?”
抱着她的男人从她的肩头抬起脸,看了一眼樱手上的松饼,但却没有松开抱着她的双手。
“……不想吃吗?”
“想吃。”
那你为什么不伸手接过去吃呀……
突然一个想法在她脑内闪过。
难道……月它是想我……
考虑到这个可能性,樱的心再度有些紧张地加快的律动。她小心地将松饼用叉子切成小块,然后叉起一块小心翼翼地送到了自己肩头。
手里的叉子突然一紧,再松开来的时候,那块松饼已经吃掉了。
樱吞了口口水,然后又叉起一块松饼往后送去,然后再度被快速地吃掉了。
原来,月真的是想我喂它呀……
再度给后面的男人投喂了几块松饼后,樱有些希冀地回过头望向好看的脸颊微微鼓出一块,无声咀嚼着的男人道:“那个,味道怎么样呢?”
“很好吃……”
“噗嗤。”听着这声有些含糊的话,樱终究还是没忍住笑出声来。
月皱起好看的眉,有些不解地看向她:“主人?”
“因为我刚刚突然发现,月你真的好可爱哦。”
“……”
似乎从未有人用这样的形容词形容过它,月不由得有些愣怔。理智告诉它这时候或许应该板一下脸,但是怀里回头看着它笑的女孩实在是让它无法摆出这个表情。
其实她说错了。
这世上最可爱的,应该是她的笑容才对。
这样想着,月再度收紧了双臂,让女孩更近的贴着自己。
或许……该找个时候问问库洛,有没有将自己和假相完全分离开来的方法了。
【可爱的他•完】
番外
被月锁在抽屉里的可鲁贝洛斯:“月你给我记住!我的松饼啊啊啊啊QAQ”
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写报告的桃矢:月那家伙怎么还没把阿雪还回来?樱的房间许久没有动静,它没对我妹妹做什么吧!
艾利欧:“阿嚏!”
后记
一个自己吃自己醋的月哈哈哈。
总之就是冷门月樱党的我的自娱自乐。
当然如果有喜欢这对也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请大力地和我交流感想呀~

#CCS# #魔卡少女樱# #月樱# 【另一颗心】cp:月X木之本樱

#CCS# #魔卡少女樱# #月樱# 【另一颗心】cp:月X木之本樱
阅读前注意事项:                           
♚:以本篇漫画背景为主,部分剧情为漫画原台词,但是私设有
♚:时间线发生在本篇漫画第十卷,小樱和雪兔告完白梦到库洛里多去世的那一幕之后。设定小樱和知世小狼讲述完后便直接回家,没有跟小狼去公园谈心
♚:本人不讨厌小狼,只不过很喜欢月樱这对cp,所以写文和同样喜欢这一对的同好们自娱自乐,tag已经很好的打上了,希望不要有ky出现,谢谢
♚:作者文笔一般,很容易ooc,不适者这里表示抱歉_(:з)∠)_
♚:本文的梗老感觉没什么新意,而且因为剧情需要也没什么大糖,但尽力希望您能看的愉快
如果以上事项都已经仔细看过,那么正文开始(ง •̀_•́)ง
当月睁开眼的时候,耳边传来的是窗外“哗啦啦”的雨声。
而印入它眼帘的则是躺在床上,面容带着些疲惫与倦意的黑发男人。
看到月,桃矢愣了一下,接着叹了口气:“你下次出来之前能不能打个招呼,别这么突然。”
“抱歉。”月没什么表情的回了一句,之后却是微微侧身朝着门口看了一眼。
“我刚和阿雪提到樱你就出现了,你很担心她吧。”
听到这番话,月一惊,它看向床上已经缓缓阖上双目的桃矢,犹豫了一下开口:“我……”
“今天的下午的雨说下就下,樱也刚送完她朋友回来,也不知道这个笨蛋带没带伞。”
回应桃矢这句话的,是有些局促的关门声。
他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已经空荡荡的床边,无奈地重重叹了口气,接着闭上了眼睛。
(二)
来到樱的房间门口,踌躇了会儿,月伸出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它。
蹙起好看的眉,月轻轻地拧开了樱房间的门的把手走了进去。
房间没有开灯,又因着窗外的阴雨天气显得比平时昏暗不少。
月发现,自己的主人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在桌前嘟着嘴苦思冥想数学题目,也没有笑眯眯地坐在床上和好朋友打着电话。而是在她床上盖着被子,蜷缩成一团,而在一旁的则是不停地担心劝慰着的可鲁贝洛斯(小版)。
“樱……毕竟淋了雨,只是洗了个热水澡真的不要紧吗?”
“嗯,不要紧的……”
“真的吗?可你现在的额头好烫啊!”
“没、没事儿的小可。我睡一觉……就好了……”
说到最后,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之后无论可鲁贝洛斯怎么和她说话她也没再回应了。
可鲁贝洛斯无奈地挥动着翅膀飞起来,担忧地自言自语:“不行,我还是去拧条毛巾好了……”
等它转过身看到月后不由得惊讶出声:“月!?”
月眉头皱得更紧,伸出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对方小声。
可鲁贝洛斯忙捂住嘴,然后飞到月的面前小声道:“你怎么来了?雪兔子不是应该在哥哥的房间陪着樱的哥哥吗?”
月只是看着床上那蜷缩成一团的被子,并没有理睬可鲁贝洛斯的话。直到可鲁贝洛斯在它眼前不停地挥舞着四肢,月才淡淡地轻声开口:“主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可鲁贝洛斯也很好的被这句话转移了话题:“你说樱?我也一头雾水啊!下午她还好好的和我们说她梦到了库洛的事情呢!之后送知世和那个臭小子回家后,天气突然下雨,她就淋了一身雨回家。在洗完澡后她就躺在床上不说话了。”
“我刚刚看到她脸色红得吓人,摸了摸她的额头,特别烫!刚想去给她拧条热毛巾敷一敷就看到你了……”
说到这里,可鲁贝洛斯像想起什么似的皱起眉问:“樱早上还开开心心的呢,说学校要办小吃大会,还特意邀请了雪兔子呢!但是之后她下午回来就有点没精神的……你应该知道原因的吧?月?”
“我去拧毛巾。”
没有理会身后因为再度被无视了问题而张牙舞爪的可鲁贝洛斯,月丢下这么一句,离开了樱的房间。
(三)
拧上水龙头,月细致地将毛巾的水一点点挤干。抬起头时,看到了镜子里自己的面容,它不由得有些愣神。
银色长发、银紫色的眼瞳、不苟言笑的脸……
不仅是在外貌上,性格、爱好、习惯等几乎所有的地方,它都和月城雪兔不一样。
自己大概也是库洛创造的这些生物里,唯一一个和假象有如此多处不一样地方的吧……
甚至,连心也……
月也自然是知道樱是因为什么而没有精神。
‘雪兔哥……我……喜欢你……!’
‘你喜欢爸爸的感觉,和喜欢我的感觉……非常相似吧?’
‘……很相似。’
但原因,它却对可鲁贝洛斯说不出口。
回到樱的房间,月发现可鲁贝洛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在樱的床位肚皮朝上睡着了。
轻轻地将门关上,月来到樱的面前俯下身拉樱遮住自己脑袋的被子,将拧好的毛巾轻柔地敷上女孩发着烫的额头。
大概是因为突然感受到一阵舒适的凉意,樱不由得小声地哼了一下,接着微微侧身,将脸变成了对着月的方向。
见到这样的情景,月于樱的床边单膝跪地,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拨开了因为汗湿而胡乱黏在女孩脸蛋上的发丝,接着月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女孩,不言不语。
这一瞬间,月的脑海中出现了以往很多女孩的样子。
因为吃到了好吃的甜品而开心的笑;因为疏忽而将鸡蛋卷煎糊了而心虚的笑;因为自己哥哥又故意说些惹人生气的话而气鼓鼓的脸;因为自己保护了她而受伤无比担心的表情;因为自己说没事而松了口的释然的笑……
月这才有些讶异地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这个当初不情愿承认的新主人在它心里已经留下了这么多的表情。
但无论是什么样的表情,在月的印象中却都是充满了活力的。
像这样虚弱的,难过的,没有精神的样子,它却是第一次看到。
不,或许不是第一次了。
当它在雪兔的身体里看到雪兔拒绝了女孩的表白后,女孩那一瞬间呆滞发愣失落的表情,才是第一次吧。
一阵细微的酸楚与痛意袭上心头。
月急促地喘息了一声,单手捂住了胸口。
正巧此时,床上的女孩也悠悠转醒。
当相较以往黯淡不少的绿眸里印出月的身影时,樱一瞬间惊讶地瞪大的双眼。
“月……?”
(四)
待清楚的认识到月在自己的房间后,樱不由得慌乱了起来。
“为、为、为什么月会在这里?”
“咦咦咦!我记得雪兔哥应该是陪在哥哥身边的呀?”
“难道我这副丢脸的样子又给雪兔哥看到了吗QAQ……?”
看到樱又羞又急的仿佛下一秒要哭出来一样,月忙开口:“我是以自己的本来的样子过来的,雪兔他……不知道。”
听到月这么说,樱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在缓缓地将盖在脸上的手放下时碰到了额头上的毛巾,愣了一下。
不管很快樱她也想明白了,朝着已经侧过脸没有看她的月扬起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谢谢你,月。”
说完这句之后,两个人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房间内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只余可鲁贝洛斯轻微的鼾声。
“今天……我和雪兔哥告白了。”
就在月想着自己是不是该离开的时候,樱忽然小声地开口。
然而她所说的内容,却让月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好,只能轻轻地应了一声,以示自己知道。
“可是雪兔哥说,我最喜欢的人……不是他……”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女孩原本就低落的声音在句子末尾处更是掺杂进去了些许哽咽。
月大概没有发现,此时自己的眉已经深深地蹙起,同时手也不自觉的抬起,在与女孩的脑袋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止着,要落不落。
“他问我,喜欢他的心情和喜欢我爸爸的心情是不是很相似……我想了一下,确实很相似。”
樱又蜷缩得紧了一些。
“可是哪怕只是一点点……我对雪兔哥的‘喜欢’和对爸爸的‘喜欢’还是不同的……这我自己很清楚……”
 “不过雪兔哥已经有最喜欢的人了,那个人……我也很非常喜欢,所以雪兔哥最喜欢的人不是我,我也觉得没关系……”
“知世曾说过‘自己喜欢的人得到最大的幸福,自己就觉得很幸福了。’我现在也是这么觉得的。”说到这里樱抬起头看向月,又朝着它笑了一下,依然很勉强但却也带着真诚。
“但是好奇怪……我心里明明已经很清楚了,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的想哭。”樱清透的眼眸渐渐地弥漫上一层雾,“真奇怪……”
女孩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重重地落在了月的心上,让它的心越发的感觉酸涩与沉重。
来不及去思考自己心里的感受究竟是什么,月在看到第一滴眼泪从樱的眼眶里滑落时,身体终究是本能的动了起来。
樱感觉身旁的床铺微微下陷,接着头顶便被一只修长的手给轻柔地覆住了。
那只手刚覆上的时候,似乎还带着些不知道该做什么的犹豫,但过了会还是坚定又轻柔地抚摸起了樱的头顶。
“雪兔他……对这些都很清楚。对你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雪兔的内心。”
“带着深深的歉疚,但是却绝无敷衍。”
大概除了上一次在自己知道哥哥给了月魔力后安慰流泪的自己外,第二次被月这番温柔的安慰,樱不由得有些发愣地看着月。
那双总是含着些清冷的银紫色双眸,此时却含着满满的安抚与温柔。
看着这样的月,脑海里回想着它刚刚说的那番话,樱感觉到鼻子更酸了。
“我知道……我明白雪兔哥的……可我明明明白,却还是很想哭……”
“哭吧。”
月垂下眼帘,盖住眼中此时复杂的情绪。
“我不是雪兔……对我,你不需要有顾虑。”
听到这番话,樱忍不住从被窝里支起身体,将额头靠上坐在自己床边月的大腿上小声地啜泣着。
这小声的啜泣,让月的心不由得更皱了起来。原本只是停留在樱脑袋上的手,终究还是抚上了她的背,一下又一下,好像有着无限的专注与耐心,轻柔地安慰着。
(五)
大概是终于得以发泄,哭了一会儿后的樱,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下来。
“不过雪兔哥喜欢的人竟然是哥哥……”
突然樱小声地嘀咕起来,“总是逮到机会就坏心眼,嘴巴不饶人的哥哥……真的没问题吗?”
月:“……”
小声抱怨了会儿后,樱又轻轻地笑了起来:“不过哥哥其实是个特别特别特别好的人,雪兔哥会喜欢他,我其实完全能理解。”
不知道该回复什么的月,只能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樱的背。
“月,你呢?你也和雪兔哥一样,喜欢哥哥吗?”
突然,樱抬起脸,睁大着刚哭过而微微有些泛红的眼睛看着月。
猝不及防的,那双碧绿清澈的眸子里满是自己的倒影,月的心漏跳一拍。
于是它微微别开眼,淡淡地说 :
“桃矢给了我魔力以至于我不会消失,我很感激。”
“但我之前也说过了,我不是雪兔。”
对此,樱的脸上露出抱歉的神色:“对不起……我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没关系。”
见月并没有像往常那般给予自己冷眼,而只是淡淡的这么说了一句,樱也不由得有些脸热:“谢谢你,月……果然我之前没说错……你果然是个很温柔的人。”
这是又想说自己和那个老好人雪兔很像吗?
心头微微生起一丝烦闷,不过月并没有表现出来。
大概因为情绪的波动而消耗了体力,所以此时困意开始渐渐袭来,樱靠在月的腿上,眼皮开始不由自主地打起了架。
朦胧中,樱声道:“雪兔哥说……以后我会找到一个我真正喜欢的人,而那个人也一定会……最喜欢我。”
抚着樱背部的手顿了顿,月轻轻地“嗯”了一声。
嘴角扬起一抹带着些期待的弧度,樱在月的腿上蹭了蹭:“如果能找到的话……就好了……”
月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没说出口。
听着女孩因为睡着而发出的平稳的呼吸声,月轻轻地将女孩再度塞进被窝,并帮她掩好被角,此时月也终于得以再次半跪于床边,细细地观察女孩此时的睡脸。
虽然樱脸上有着深浅不一的泪痕,但是相较之前,现在她的睡脸已经是完全放松下来的样子,不再有失落,秀气的眉头也不再皱着。
月伸出手,用指腹轻柔地抹去樱脸上的泪痕,并在进行这个动作的同时,微微探出身体,将自己的额头小心地靠上了女孩的额头。
在感受到温度已经正常后,月微微放下了心。
然而在放下心的同时,独属于女孩肌肤细腻柔软的触感,在月的指腹上蔓延开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洒在自己面颊上的,女孩温热的呼吸。
刚安定下来的心,开始了超出常规的律动。
看着女孩近在咫尺的可爱面容,月脑海里瞬间闪过一幕幕她对自己露出的各种表情。
最终停在了那天,女孩睁着满怀爱慕的双眸,红着脸朝着雪兔(自己)表白的时候。
不由自主的,月垂下眼帘,精致漂亮的脸离女孩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不行哦。”
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这样一句话。
月一惊,停在了当场,银色的发丝随之滑落。
女孩的唇离自己不过咫尺。
床位的可鲁贝洛斯砸吧着嘴,翻了个身继续说着梦话:“不行,那是我的……布丁……呼……”
自己刚刚想干什么?
俊美的面容突然红霞满布,月有些慌乱地站起身,胸口中剧烈的跳动让它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捂上。
不然它甚至觉得这过于激烈的跳动,会不会因此吵醒已经熟睡的女孩。
这是自己面对桃矢时所不曾有过的感情。
正如雪兔面对樱时一般。
月看向窗外天空那轮清冷的月亮,在渐渐平复的心跳声中隐约明白了一件事。
它胸口中所跳动的那颗心,是只属于它的——另一颗心。
(六)
“唔……”
樱迷迷糊糊地醒来,盯着天花板看了会儿。
她发现昨天还缠绕在心头的一些烦闷酸涩的心情已经一扫而空了。
坐起身,樱有些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床尾还在打着呼的可鲁贝洛斯外,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昨晚的……难道是梦吗?
就在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的时候,一条毛巾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到了地板上。
“这是……”
樱捡起毛巾,微微睁大了眼睛。
男人带着温柔与暖意银紫色眸子突然在脑海里闪现。
“原来,不是梦呢……”
脸颊微微有些发热,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语:“下次再见面,要好好的谢谢月才行……”
【另一颗心•完】
后记
总之就是冷门月樱党的我的自娱自乐。
当然如果有喜欢这对也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请大力地和我交流感想呀~